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节故乡行之二《走西坡》  

2015-03-10 08:57:47|  分类: 故人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节故乡行之二《走西坡》 - 思远山 - 思 远 山
        年好过啊,一晃三天过去了。正月初四上午,阳光里扯着一丝寒风,我独自出门去了,站在村边看看路上的串亲队伍仍然络绎不绝,心中不免有些感慨,如今这种民族风俗名目没变,只是内容、形式化简,加速了啊!
        熬到花甲之年,自己要看望的长辈寥寥,前去走走,心绪难免复杂,往往勾起对已故亲人的思念,陡生一种深沉的情愫。唉——不想了,走走吧!抬头看看面前,那是熟悉的西坡,不高也不秀丽,但它在我的心目中,不亚于城南的七峰,神州的五岳。
     走过邻村,其实如今从外表看就是一个村子。近年新盖的房舍早已填写了原来的五十米村距,连在一起了。一路走去,和一些熟识的乡亲们打着招呼,还胡乱地应答着一些青春面孔的问候,从相貌上猜测着这是谁家的儿女。
        磨子河如今河道深了许多,这归功于近年的修房盖屋,挖走了许多砂石,虽说弄浑了小河,但也顺势疏浚了河道,功过各半,褒贬皆可啊。跨过新修的大桥,穿越村村通大道,从乡亲的蘑菇棚间走过去,没几步便到了那熟悉的而又陌生砖瓦窑。驻足打量中,原先的几孔作坊土窑和烧窑都已坍塌,只有一丝
残迹还顽强地挂在黄土崖上,与我相顾无言。
        看着这些景象,耳畔仿佛又响起了当当的轮盘声,以及噼噼啪啪的掠棍叩打砖斗子的声,甚至还有我那父辈们劳作时随口哼唱的苦涩小曲声。实在难忘那艰难的岁月,要想盖一座房屋,数伏连天,背着阳光,顶着阴雨,饿着肚子,全家老少得奋斗一个多月,才可以备齐所需的砖瓦啊!如今盛行水泥结
构,那些推倒再建的房屋,在后辈眼里,是那样的丑陋,那样的没有分量,往往一辆铲车或者钩机,一阵轰鸣、几下划拉,那些浸透了老辈们血汗的砖瓦粉身碎骨了。
       收起目光,走上坡身。这坡身上夏田秋地相间,由于土质瘠薄,几块麦子长势不太好,尽管如此,也绿油油地张扬着顽强的生机。那些秋地是留下来种玉米花生红薯的,有的可能主人勤恳,年前已经犁过,冬季虽然缺少雨雪,但天寒低温也使那些垡头坷垃变得松散了许多,一脚踏上去,软绵绵的。还有一些没有犁过的,长满了白蒿,蜜蜡蒿等杂草,偶尔一两株油菜散落其间,已经
含苞待放或者微露黄意,开始了春光图中的一抹亮色。
       半坡上是一道大石嶙,其实也不是老辈们刻意垒的,那是他们成年论辈子,把地里的乱石料壃收集起来送到这里的,石嶙上纷披着迎春花,婆婆娑娑
一派金黄。走上前去,审视着这一道彩色的瀑布,风儿微微,花朵颤颤,心情也亮了起来。再抬头看看和它们相伴的那几棵老柿树,虬枝横空,写意天趣。很自然地也想起了陈天然的书法,据说他老先生就是从家乡的柿树上 获取的灵感,自成一体——苍劲、古朴,道法自然的事也便有了新的注脚,看起来生活是文学艺术创作的源泉,不无道理!
      老柿树树龄空怕至少百年以上,因为我小时候看到它时,就已经这么粗了。饥馑岁月里,没少得到它的呵护。长大成人后,每到秋深,也总是遥望它们那霜叶似火的风采,心里充满了小杜的诗意。曾几何时,很想用画笔表现出来,无奈功力不逮,只好望树兴叹。
        透过墨龙般的枝干,回望村子,銮驾岭下倒也僻风向阳。房舍俨然,树木参差,这个画面整体效果还看得过去。尽管自己知道它的细部有着许多瑕疵,但绝不影响我对家乡的眷恋和敬畏之情。也深深知道祖祖辈辈之所以能安居这里,不弃不离那是怎样的一种坚韧和坚守。
        地势渐渐高了,眼界也随之宽阔了许多。东面老镇安卧,陆浑隐约,樊川
炊烟、九皋苍茫;西面五龙蜿蜒、孤山独秀,女几横亘,露宝接天;南面七峰遥望、平湖跃金、秋声似闻、叠翠茵藴;北面思远凝雪、銮岭负车、思接洛邑、牡丹送香。能站在西坡顶上,极目四方,不敢说一览众景,也定不愧于登临之累。
        坡顶上,勤快的农家三口人已经在整理着土地,衣袂飘飘,热汗腾腾,那心中的新年期盼也就不言而喻了。想拍下这个生动的画面,可惜卡片机功能有限,又不想破坏他们的情致,只是凝视一番,悄悄离开了。
        沿着坡棱,看着竹园沟里的风景,听着随风而起的村戏社鼓声,继续着我的游走。山垭里,传说中的山神庙复原了,小时候串亲路过,只是听大人们说
曾经有这个建筑,连山神也不一定想得到,他能重新住上结构灵泛的砖混小房,走近看看,是一个叫做青的善男捐建,里边一个神台,后墙贴一张红纸,写了一排神明:山神,马王,牛王,五道,青苗,土地,龙王等,一间小房诸多神明,挤了点。奇怪的是门口的对联却是:夜看春秋文夫子,单刀赴会无圣人 。呵呵又一个无名英雄!但不知无圣人是不是武圣人的音误?
        辞别神明,走上了九里山,这道岭也走过多回,它也是从露宝寨动身,一路向东,上游的青沟湖、嶝嶝峡近年因着大坪的油菜花名扬远方,不知道九里山的名字是从哪里算起,只知道临近镇子的坡头有一个传说建于唐代的福兴寺,并有韩信“九里山前活埋母”的传说故事。说的是韩信发迹之前,曾放羊
于九里山上,假寐之间,听得过路神人议论:这孩子睡的地方要是再向左挪一点,那就是绝好的阴宅,谁占用了,后代可有卿相之职。韩信听了,假装梦呓数声向左挪动了一下身子,只听神人鼓掌而赞:好好好,合该此子发迹!韩信等神人走了之后,把放羊鞭子插在该处,作为标记,谁知不一会儿,已是干透的鞭杆竟发出一身嫩芽,韩信赫然大惊,对神仙的话深信不疑,但想到如果等到自己将来占用,未免时间太长,总得能自己享受为好,左思右想,他偷偷地找了一块砖,把自己母亲的生辰八字刻上,埋在那里,也果然以后的机遇左右逢源,成就了他的墩台拜将之荣,而母亲却因他的暗咒早早身亡。韩信也因此被后人称为四大短人之一。
        
故事归故事,在这与韩信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,流传这样的故事,难道说不是民心的一种体现?况且福兴寺与这个故事没有一点关系。倒是我少年时期在镇上读完小时,随做医生的祖父居住了两年多。
        九里山上,如今栽满了果树,建有一个养殖公司,近前看看虽然没有一只鸡在,看护者说这属于更新,春暖以后会再次发展。
        驻足间,遇到一位发小,热情有加,相偕而还,一路上说着故人故事,说着时代的变迁,留下了新的足迹,留下了一路乡情。
       2015.3.3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