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泰山散记  

2014-06-04 17:22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嵩县黄鸿
  初夏的一天,应县作协龚主席之邀,与作协吴副主席一道,前往汝阳西泰山,参加洛阳市作协创作基地挂牌仪式。路熟风顺,一会儿就到了外方山的东面。
  沿途看去,风景依然迷人,青峰错落,小村点点,蓊郁的植被,醒眼的杜鹃。色彩和谐,画面生动。由于走了近路,看见西泰山标志时,时间还早,静等大队的到来。悠闲中,小河边坐坐,看看溪流,洗洗路尘。撩水间,小鱼仓惶隐身,它不认识我们这些舞文弄墨的,更不知道鱼渔的辩证深度。
  小憩间,看见路边的牌子——黄水,觉得就应该是我们的边界村名。非典时期,我曾经两次到这里的学校检查督促防范措施的落实情况。依稀记得,匆忙中仿佛也看见那座后来被称为炎黄峰的山头,心不在兹,形势紧张,下一个学校还在等着呢。
  收回思绪,看看景区,山门是一座庞大的雕塑,炎黄并肩而立,凝目远方,是在关注着自己的子孙,还是在思考着造化?他们不会想到身后的许多故事新编,穿凿附会。地望之争,门户之见,旅游搭台,经贸唱戏。 但老人家都希望自己的家族兴旺发达,而不是无谓的窝里争斗。
  老人家的身后,是一个新建的小镇,青灰瓦房,粉白墙体。远看错落有致,不知道它是不是也像其他景区的古镇,很想走近看看。
  坐等间,三个50后,说说过去,说说现在,说说文学,说说世事,终于等来了大部队。走进景区,入住里边一个小院里。房间属于新装修的,干净、整洁。  
  在这里,通过汝阳诗人、多年老友耿森林,认识了洛阳诗人胥琰,他们俩人侃侃而谈,说到古体诗,兴趣盎然,妙语连珠。
  认识耿先生好多年了,原来属于同行,多次在一起开会、出差。只记得出差路上两大爱好,写日记、拾烟盒,走一路写一路,走一路拾一路。如果碰到好的品牌,自定十元以下,必买无遗。回得家来,找人替吸裸烟,自得烟盒收藏,已达痴迷程度。后来开会时,他赠送我自己出版的书籍《炎黄演义》、《西泰山的传说》。过了多年之后,忽然在《洛阳诗词》上看到他的名字,拜读他的古体诗,颇有韵味。去年春天,“洛阳诗人踏春行”活动在我县陆浑举行,又收到他《神州探骊》古体诗集,竟是四本连续,其成就令人咋舌。他还通达武术,太极拳玩得风生云起,当然不是我们一般人玩的健身水平。呵呵,说起他,简直可以单独成传了。
  胥先生亦属同行,听说曾在市教育局供过职,编过《洛阳教育报》,后回归学校至今,酷爱古体诗词,经常在一些报刊上发表作品,也是河洛文苑的活跃人物,网名“鄢陵生”。说话之间,觉得名字熟悉,他说我们早已有交往,相互留过帖子的。
  晚饭后,再次相聚,又认识了伊川王鼎三先生。鼎三先生是市作协副主席,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,收获颇丰。两天相处他那富有个性、刺猬一般的头发和风趣幽默的言谈,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  来的同道中,庄学先生是我近年在河洛文苑认识的朋友。他是版主,也是市作协副主席,他为人随伙,处事低调的风格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,其长篇《同宗》已出版,拜读后,受益良多。前一段还约我参加鼎三先生主持的长篇小说学会呢。
  同道相聚,激情澎湃,山风盈耳,翠竹润目。直到夜深,吴副主席还意犹未尽,在龚主席的鼾声里和我又说了许久。
  夜来,心中暗叹: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果不其然!
  
  
  报到下午自由活动,偕龚主席、庄版还有其他文友,贴着小镇右边走向情侣谷。我们不知道道路,只是摸索中前进。当一次反复后,却爬上了一个小坡,土路坎坷,而且那个门前的牌子提醒正在施工,不知道走得进不。稍事停顿,前边的年轻人走得毅然决然,也带动了我们。还没走几步,龚主席就落在后边,我觉得他是在等待吴副主席,也就和庄版一起先走了。一边走路,一边说着创作,他对我的《老槐树》肯定有加,我反而觉得不好意思,因为自己知道那仅仅是寂寞中的一种寄托,练习而已,说不上创作。他对我的素材、语言、人物进行了较为详尽的分析,而且一针见血地指出:这只是叙述故事,还应该再深一步,反映社会问题。
  他语言娓娓,我听得仔细,这样的面批还真是不多见,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。一路走去,他也说到自己的《同宗》。《同宗》我早已看过,文苑里有不少文友的精彩点评,人家说的都很到位,也便打消了写几句的念头。现在与作者同路,且能近距离交谈比什么都好啊!
  山路弯弯,一番周折,终于归上正道。情侣谷里,绿荫匝地,石块铺就的曲径平坦有致,沿途遇到几个小湖,波澜不惊,如翡似翠,给人一份安静祥和的感受。更使人觉得舒心的是一路走去,总有悠扬的音乐伴奏,古筝流韵,高山流水 ,叮叮咚咚,无意间舒适着游人的心扉,给人入诗入画的感受。于是即使一个人行走,也不会感到寂寞。当然情侣谷就应该有一些情调在里边嘛。
  设身处地,情调只属于年轻人,不是吗,曲径上的牵手,绿荫下的依偎,台阶上的搀扶,圣峰前的定格,都使我们这些老头子心底一声感慨——呵呵,生不逢时!
  转过一个小湾,庄版累了,说自己腿脚不好,不再继续。少坐休息后,我们又上路了。龚主席体力也显得不够,我和吴副主席不断激励着他:不到炎黄峰,枉到西泰山;诗意就在登高处等等等等,而且还帮忙找来“拐杖”,呵呵,总算是把他诳上了山。当他站在观景台上,面对炎黄峰时,双眸炯炯,口中喃喃低语,我知道,一首新诗已经启程了!于是抬手拍下了他庄重的神色。
  下山的风景比上山好,炎黄谷翠玉铺就,观圣台危岩兀立。山风飒飒,松涛阵阵,远山似黛,绵延起伏。只有此时此地,方可领略心旷神怡的感觉,也便有了诗画的欲望。
  过了摩石方阵,看看新刻格言,字体倒是不错,可惜内容杂乱,儒释道无所不包,三教合一虽然古已有之,但总给人思维混乱的感觉,不知道会不会造成信仰不专,进而淡薄缺失啊!
  暮色初起,烟云浮动,靠近住所竟有一片火红的杜鹃,依崖而立。两只黑蝴蝶,翩然起舞,抓拍几次,都没有想象的效果出来,只好作罢,也深信好的作品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
  
  夜来的沙龙式交流,我只是听众,偷偷受益的人。平明醒来,洗把脸,夹上速写本子应森林、胥琰君之约,散步去。假如是独自一人,我可能走进炎黄谷去,看看峰峦,勾画几笔,用另一种形式带走一种风景。走出小院,二位意在广场,就随行了。
  广场上没有几个人,炎黄群雕巍然站立,背依炎黄谷,面向北方,仔细看来,除了炎黄,还应该有燧人氏、神农氏、有巢氏、仓颉、大禹等上古先辈。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,无一不是划时代的英雄,无一不是后世子孙衣食生存的开创者。遥想当年,他们虽然身为部落首领,想到的都是天下苍生啊!
  森林君拉开了架势,他的志趣在于太极。挥臂塌腰,腾挪跳跃,畅游在形意之中。胥琰君围着广场,从容散步,不疾不徐,步履间起承转合颇含诗意。我伫立在群雕面前,摊开本子,勾画起来,虽然笔力不逮,但心怀崇敬,也便聊以自慰了。
  其时,远山朦胧,云烟飘渺,如梦如幻,恰似世外桃源。须臾云开日露,霞光普照,山青崖翠;倏忽云缝闭合,东方曙红,光亮若丹。风情小镇里人影悠闲,几声鸡唱传来,诗意盎然,令人心醉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意境吧?
  上午,文友们齐集广场,炎黄面前,横幅飘红,匾牌耀金,作协坛主声韵朗朗,影视高手快门频闪,一场文坛盛事进行的紧凑简洁,从此洛阳市作协西泰山创作基地诞生了。
    2014.5.19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