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行伊水  

2012-08-26 21:43:30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2012年08月26日 - 思远山 - 思   远   山

 

       晨练散步之时,就想着应该外出走走,但最终没有想定一个地方。吃过早饭,欲望不灭,在处理完一些杂事之后,带上相机、速写本子跨上那辆旧车子上路了,出大门时眼前仍是修缮中的嵩州路,左右仍然不通畅,该往哪边走?犹豫了片刻。此时心中已隐隐有个目标出现——看看崖口!
       崖口在县城的南边,出门当然右拐最为合理了。走在经过一个多月修整的路面上,不时得绕过建筑材料,也免不得看看路旁辛苦劳作的工人,记得前一段暑热正盛之时,那冒汗的面颊和赤红的脊梁。一眼看去,总觉得那面颊流露出的笑容真实、踏实,那脊梁赤红的颜色里闪耀着他们全家的希望。这些形象不单是在这条路上,全城、全国各地,沾点建筑边儿的,那里没有他们的身影?不知道他们的艰辛付出之后可有工资的拖欠!
       想远了!推车走去,前边一段路已算城郊了,早先年曾经有过明确的划分,南边以我的住所左手小沟渠为界,北到窑沟桥,这中间的一段才算城区。城区究竟高贵在哪里?也不过是这个区域里的人自我感觉罢了。不对,譬如孩子上学就有个讲究,我所在的学校就不收农民子弟。近几年形势发展,进城务工人员多了起来,但仍然有所规定的。
       城郊自然有城郊的特色,沿街摆放物品可以凌乱一些,车人行走可以随意一点,这不,临街的俩亲家相隔没有百米吧,儿女结婚,把彩门从这家门口摆到那家门口,堵车、堵人,虽然有点混乱,但国人的宽容也是有名的,何况是喜事,出门遇到花车、花轿,仿佛也能沾到喜气似的,慢就慢吧,总有过去的时候!呵呵!
       下边的路口临时成了牲畜交易处,可能是时间还早,牛却没有,羊倒有几车,买卖者围在一起,看肥瘦看大小,讨价还价,买卖之间都在发着“羊”财,很有生活气息。忽的想起前天洛阳社区上的消息,“牛羊肉突破百元一斤大关”,贵是贵了点,但有名的嵩县库区、孟津铁谢羊肉汤馆门前依然车水马龙啊!对一部分人来说再贵也没啥,常听到“撕张发票”傲气的声音!
       快速通道车很多,过往操心。后八轮的伟岸,奥迪车的霸气,都没有把行人放在眼里,好不容易瞅个空隙,做贼似得左顾右盼着跑了过去。河东河西的新大堤延伸了,河东速度稍慢一点,浆砌的坝坡很平整,石缝勾勒的随意也富有画意,但看看上边不远处去年7.24洪水留下的痕迹,不知道它们能不能抵住那些几十年、上百年一遇的大水,有时候很纳闷,这个概念的参照物是啥?历史上记载的伊水冲了南店街,该有多大流量?
       对于河床挖沙不知道该做何评价,盖房、修路都需要大量沙石,河里淘金也有说不尽的艰辛,开发者买断一段河床,上交了各种费用,购来机械,轰轰隆隆,弄混了河水,污染了环境,且布下了陷阱,每年都有几个大人小孩失足。但我敢肯定去年大水汹涌而下而没有漫进小城,挖沙者功不可没!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河对岸, 崖口高耸,怪石嶙峋,翠绿盖顶。浑厚中不失灵秀的感觉,与我身后的老龙山形成对峙,仿佛阙门一般,传说它与龙门、陆浑口都是大禹治水时用斧子砍开的,也叫伊河三阙。想当年这条五洋江据说水面上界到栾川潭头,下至龙门。如若真是这样,茫茫百多里水面,那是何等壮观!面对这青崖门户,我竟思想着大禹一定是先砍开龙门的,放出下游的水然后显露出陆浑口、崖口吧,不过按实际情况,龙门即使蓄得水和山脊平了,水平面也到不了陆浑,同样陆浑现在的最高水位也仅仅处于崖口下边,不过这样去看待神话,该是多么没有意义的事情,也由此想到如今一些所谓的名师,给学生讲课,总喜欢挖掘文章的边角材料,以自己知道得多为荣,诸不知把学生引到了牛角尖里,会有多少好处,人有点理想和浪漫对于生活没有坏处吧?
       崖顶上木门庙新建,彩旗飘飘,远远看见几个牌子竖在崖上,一个隐约有个佛字,这供奉唐瓦岗李密的庙宇啥时候也沾了佛气?由此想到伊尹祠新修后由山东一个寺院主持前来开光的笑话。心想这佛是不是管得太宽了,三教融汇,相互促进无可非议,但绝不是一教越俎代庖!
       天气不好,阴霾重重,把一个蓝天弄得灰突突的,拍了几张照片,不用说也是灰暗一片,找块石头坐下,抽出笔来,展开速写本子,想留点印痕,可出门时,慌忙中拿的笔是1.0的芯子,不适合勾勒轮廓,但又不想放弃,还是轻描淡写一番,权作到此一游的留言吧!
       勾画罢,摸摸面前的石头,凉阴阴的,感觉很好,于是也便移情别恋,审视起石头来。伊河水发源于栾川闷顿岭,一路走来,载歌载舞的时候多,它推动了大大小小、形形色色的石块,穿山过涧,相互碰撞磨合,等到了三阙门前,已是形态完美,各具特色了。青色如黛,白色似玉,赭色沉稳,灰色厚重,更不用说那些花花绿绿,斑斑点点的了。近年来多少玩石者在这道河川上寻寻觅觅,审审视视,得到了许多奇异美石,如诗如画,鬼斧神工,愉悦了精神,陶冶了情操。闲暇也曾捡过石头,但好石可遇而不可求,凉台上虽然也大大小小有着一堆,但都是未入流的东东,也是一时之钟情者也,不过既然钟情也便是缘分,带回来放在眼前,“情人眼里出西施”,呵呵,心烦气躁时端详一番,也竟可以消火静心啊!
       站起身来,放亮眼光,扫视四周,走走停停,临中午也竟有几块入眼,放进车篓,带回家来,加入那些早年来自天南海北的东东队伍,擦擦汗水,累并快乐着。。。。。。
 
2012.8.2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