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独闯嶝嶝峡(散文版)  

2012-04-09 22:28:33|  分类: 踏遍青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独闯嶝嶝峡(散文版) - 思远山 - 思  远  山

 

4月6日,是小妹喜日,我作为家族同辈中的老大,和家人一起送她前往。她的婆家居住在露宝寨山下一个名叫洪涧河的村子,左依露宝,右临洪涧河水库和清沟水库,从旅游的角度看,这里山清水秀,可玩可居,然而毕竟交通不便,近年有不少的人移居山外了。

午饭后,艳阳融融,空气明净,既然临近大坪新开的景区——嶝嶝峡,何不前去游玩一下,实地感受诸位文友浓墨重彩描绘的地方?于是,告别亲友,沿着水库的边沿,款款而去。

洪涧河水库位于嵩县闫庄乡坡头村,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,属于小型水利工程,现在正在除险加固,堤坝修葺一新,溢洪道正在施工,从溢洪道走过不足三百米,就是现属大坪管辖的清沟水库,水库外边就是洪涧河和关亭河的交汇处以下的一条峡谷,长大约7——8华里,沿途两岸青崖高耸,岩石怪异,过去俗称青沟。近几年,大坪开发乡村旅游,时任书记明月先生及相关人员,不畏艰险,穿越探测,有感于怪石嶙峋,清寒逼人,名之曰:嶝嶝峡,从此这里渐渐闻名于外,成为广大驴友、游客探险、消闲的去处。

行至洪涧河水库坝顶,稍事休息,拍下水库美景,沿右手山坡鸡肠小道,走了过去,登上一座山梁后,山风萧然,举目西望,露宝寨和花果山并肩而立,一个敦厚,一个俏俊,亲近可人。远处山坡上油菜花正盛,漫山遍野金黄耀眼,期间小村安卧,桃李争艳,天然画图,色彩丰富到无以言表,心情激动,便折身攀上山顶,迎风而站,心旷神怡,抬手拍下了几帧照片,再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,深情地望上一眼,回头看看脚下,峡谷蜿蜒,那里才是我此行的目的地啊!

走下去吧,自己的路还长啊!沿途满坡都是荆棘枣刺,偶尔夹杂着浅紫色的大宛花、紫金锭,还有刚刚返青的瓦瓦松,合着青黛的山石,显得素雅恬淡。坡面上新植的侧柏,弱小的身躯摇荡在春风里,点点绿意,平和悦目。

终于站在了峡谷里,喘了口气,把捡来的矿泉水瓶子灌满了,因为突发奇想,准备不足,这些原生态的水水质,我敢说毫不逊色于纯净水,手握一瓶清凉,循着先游者的踪迹向谷外走去。

几个远方来客行走在我的前面,于是孤独感浅了一些,他们在岩石旁,溪水边,寻着背景,拍下纪念。两个女士手持采来的连翘花,或者头戴编成的花环,做着各种造型,笑意里那种愉悦感人、入画。

超越过他们,自身走去,毅然决然。绝大部分“路”是在大大小小的石头间,高高低低,曲曲折折,还不时跨过溪水,走得比较费力。好在心有追求,并不懊恼。

渐渐路没了,断断续续只是显现出一些先来者的遗迹,果然,接下来不停地攀上山岩,滑下崖头,每走一步,都有付出。青石光滑,处处小心,好在造化仁慈,总在相应的地方,有一个石棱可以抓拉。会不会是上苍造世时就想到了今天?假若真是,那就真无愧于“神圣”二字了!

爬过了几道石坎,涉过几次溪水,看过几处青崖,听过几声鸟鸣,嗅过几阵花香,发出几次感叹。环境不同,每一次的感受也都不一样,奇、幽、秀、险,无不毕现。遥想当年,这汤汤流水开凿这道峡谷该是多么顽强执着,山石再硬还是没有战胜弱水,柔能克刚确是真理啊,身处这里想到老乡作家阎连科的小说《坚硬如水》,是不是也受到过这样的启示?

峰回路转,每次攀越之后,总有一段稍显易走的“道路”,也有几次绝处逢生的场景,最叫我后怕的是最后两道坎儿,特别是第一道。接近出口处峡谷特狭,两边石崖刀切一般,青冷的色调中溪水猛然跌下,把下边撞了个深坑,雪堆一样的浪花之外是暗绿色的水面,它一反走过的所有瀑潭,深不见底,叫人望而生畏,可偏偏“道路”就在它上边的悬崖上,有了前几次的挫折又胜之经历,也没放在心上,认真走去就是了。

谁知道爬上第一道坎后,面前约有近两米高的石墙,上边虽然也有些缝隙,有些凸出,伸手拉拉,光滑的很。深吸一口气,手扒岩缝,把脚尖扣紧另一处缝隙,双手用力的同时,提起病腿,伸蜷几次竟然没处放,于是双手有点发抖,再回头看看悬崖下的深潭,心里有点慌乱,真害怕失手掉了下去,于是放弃了努力,站在原地,粗粗地喘气,心腾腾地跳着,脚也软了,思想着是不是退回去,左右前后看看,寂静的峡谷里没有一个人,开头遇到的几个游客只是浅浅地走了一段,没有走过来,顿时显得无助而孤独,这时感觉还是团队好!

思想间,山风阵阵,崖上连翘摇曳,峡谷冷峻依然,前路不知还有多少风景,俗话说“看景不如听景,听景不如想景”,但真正能想得好的恐怕只有李白的《蜀道难》之类,还有范仲淹的《岳阳楼记》,我本俗人,实在想不出没见过的境地如何。峡谷走了大半段,弃之可惜,不想留下遗憾,定定心后,又一次扒住岩缝,略微改变了一下角度,鼓足力气,用力一纵,竟然上去了!但是一下子瘫坐在崖上了,依着岩壁直喘粗气,当时我想刚才憋足了力气的脸庞一定难看、紧张,可惜自己看不见,只有老天爷和狰狞的悬崖,满山的荆棘、连翘和刚刚萌芽的小草知道了!

由于不知路究竟还有多远,还有多少艰险,不敢久坐,喝了口随身携带的河水,站起身来,扶着捡来的荆杖,又一次迈开了脚步。

接下来的一段路走的比较平静,还蹲在溪水边,洗洗汗颜,整整衣服,正要庆幸,峡谷又狭窄起来,不会再有险道了吧?担心间,果然山岩又是壁立陡峭起来,其时那些青绿色的山石看起来既可爱又可恨,呵呵,可恨是可恨,不能在这里停下来吧?走,怕什么,还能险过刚才?

任何事物只要不怕,便有一分成功的希望,转过山坳,陡峭的山岩上竟然爬上来一群孩子,他们幼小的身躯显得轻盈、灵便,小猴子一般,一时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,但如今已是花甲之躯了啊!不服老不行。随后又上来两位成年人,细看中竟是同乡同道,惊喜之间,遥遥对话,和着隆隆水韵,心情豁然开朗,在相互叮嘱中,相向走过去,这里的陡岩似乎也变得平整了许多,之后他护送我走下最后一个陡坎,但是有点喜剧性,在手不能及的情况下,我战战兢兢地竟是滑了下去,好在不算太高,嘭溅起的水花袭来一阵清凉,激灵一颤,顿觉精神一震,满身疲惫随风而去了似地,轻松了许多许多。

挥手告别后,举眸眺望,谷口不远处,豁然开朗,杨柳青青,桃花灼灼,菜花灿金,仰天长啸一声——我,成功了!

2012.4.8——9草就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