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日又访思远山  

2012-04-24 22:32:33|  分类: 踏遍青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春日又访思远山 - 思远山 - 思  远  山

 

       谷雨次日下午,应公子小白之约,与文友草长莺飞、雪、阿木及仁虎先生拜谒了嵩北名山——西岩山。西岩山又叫思远山,俗名磨钟山。属熊耳山余脉,从伏牛分支绵延而来,奔走数百里后,突然在凤阳河畔耸立而起,巍峨雄伟,傲视群山,威风凛凛。
       古老相传,这里故事多多,其中最为著名浪漫的就是,唐则天皇帝远行百里寻找往日情人的传说了。传说一般都有一些历史的蛛丝马迹,周边的地名应该就是可信的佐证吧?从銮驾镇、銮驾岭到补裙折以及思远山后的梳妆楼,都与一代女皇有关,更为神奇的是梳妆楼的倚天巨石上竟有一个大脚女人的脚印,审视间,惟妙惟肖,难道造化也在为她扬名留痕?
       从小就知道西岩山,往往随大人登上村子后边的岭头时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它的巍巍身躯,更为抢目的是山顶上那棵古老的银杏树,形状酷似一只雄鸡,昂首挺胸,器宇不凡,真有“雄鸡一声天下白”的气势,还有那树旁的几间庙堂,总会把我的思绪带得很远很远……
       岁月的年轮不断增加中,故事越来越清晰,引力也越来越大,总想前去看个究竟。也是岁月的功劳,把我一次次推近了它。从小时候随奶奶烧香开始,到后来的工作闲暇寻访,说来不下三四次了。也曾以《三访思远山》的小文追述了那些过往的事情,表达了不同时期的不同感受,然而今天又一次走近它时,触动我心弦的却是山怀里那些墙体斑驳的几排旧房子。面对它们沧桑的面容,一丝沉重从心底泛起,那是非常年代的产物——“县五七干校”啊!
      “五七干校”的名称源于文革期间毛泽东主席的一封著名的信件,当时叫做“五七”指示,作为那时没有课本读的小学生,其中一段几乎每天挂在嘴边:“ 学生也是这样,以学为主,兼学别样,即不但学文,也要学工、学农、学军,也要批判资产阶级。学制要缩短,教育要革命,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,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。 ”在那“三忠于”“四无限”的年代里,一些教育机构特别是学校很多都冠名以“五七”了,如“五七小学”“五七中学”“五七大学”等等,那么作为改造干部思想的学习劳动场所,叫做“五七干校”也便顺理成章了。
       据史料记载,县五七干校开办于1969年元月。记忆中,当时的“五七干校”建成后,集中了一批所谓“站错队”和有历史问题的党政干部,参加劳动改造。听说其中一些人劳动起来并不内行,甚至闹了一些笑话。作为一般人的认识,觉得领袖就是高瞻远瞩,像这些思想反动的人就得好好改造,也是必须的。开始的时候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确实有点鄙视他们,等过了一段时间,农村人的淳朴性格使自己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,他们发现,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并不像开会时说的那样,也不像是“敌人”,于是便有了同情心,开始接近和帮助他们,毫不保留地指导他们劳动技术,教他们种庄稼。
       这样的干校持续了几年,由于离得较远,交通不便,也没有前去看看。直到1975年冬天,在公社“良种繁育场”工作的我奉命和几个伙伴到干校去刨苹果树,才第一次来到这里,心里充满了好奇,看着留守的一些干部摸样的人,(一些改造好的可以返岗)穿着洗的发白的劳动布工装,走路说话的摸样,还是和我们这些农村娃及周围的老百姓们,有着很大的区别。在他们面前,我们感到无端地有点自卑。印象中那几个人面孔板着,神色说不上是烦闷还是鄙夷!匆忙间,我们递上介绍信,有一个当地人吧,把我们带到一块苗圃里,交待了几句走了,我们也不再好奇,奋力地干了起来,刨挖了指定的树苗后,草草吃了点饭,再看几眼这个冷冰冰的地方和那几张冷冰冰的脸孔,咬咬嘴唇悄然离开了。多少年后,才对他们的举止有了一些明白。
       如今三十七年过去了,当时的学员们恐怕绝大部分已经作古,但那种表情始终记得清晰。但不管如何,历史最后还是给了他们以公正,他们或早或晚都又恢复工作,回归岗位。对于这种形式究竟应该怎样评价,有点迷茫,干部的思想需不需要改造,参加必要的劳动是不是真的错了?假如不是以极左的方式出现,也会有一定意义吧?然而历史的进程中没有假设啊,那场运动真地伤害了许多干群。
       有一天,干校撤消了,地盘收归县有,成了林业园艺场,原来栽下的果树已经成形,苹果、梨等满洼满坡,春来花香鸟语,秋至硕果累累,间作的一些庄稼也长势喜人,人员也更换为看管者,渐渐人们不再重视粮食了,果树也老了、枯了,房屋倒塌了不少,土地荒芜了,蒿草齐肩,生态倒是有所复原,但一眼看去总有点荒凉的感觉。好在近几年来有人承包了这里,新栽了不少树木,如今长势喜人,满眸葱茏,一派生机。山顶上的龙兴寺也修葺一新,逢年过节,善男信女顶礼焚香,钟磬齐鸣,梵音四漾。不少驴友和游客也适时登临,寻求风雅,吊古凭今。承包者也与河科大联手建立了“山区生态经济系统实验研究站”,赋予这里新的使命和含义,踏上了科学发展的健康之路。
       站在山巅之上,举眸远望,南湖如镜,九皋比肩,露宝拱卫,景色万千。我想假如武皇再世,再次登临这座名山,定会龙颜大悦,没准也会再来一次封禅吧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4.2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