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嶝嶝峡外觅遗篇  

2012-04-22 18:21:32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嶝嶝峡外觅遗篇 - 思远山 - 思  远  山

 

       那天独创嶝嶝峡,历尽艰辛,劳累中咂摸着愉快,穿越后的脚步蹒跚而又轻松。走出峡口时,已是下午四点多了。豁然开朗的视野里,桃红柳绿,麦苗如茵,熟悉的小路,熟悉的沟渠,一一迎面走来,深深吸了一口熟悉的空气,目光在探寻着那一片曾经熟悉的土地。远处那个村子,如今已是小楼高耸,房舍俨然,一片生机。
       上世纪74年冬——76夏,我曾在这里劳动过一年多,那时农村生活水平很低,每一个年轻人总想方设法参加所谓的“农业专业队”,为的是年轻人在一起的快乐氛围,更重要的是可以填饱肚子。那时候上级号召各公社成立一个“良种繁育场”,作为三级规划的一部分,说是为将来公社一级核算积累条件,换言之就是“为共产主义积累资金”,我们公社的“良种场”就选址在如今的嶝嶝峡谷口。
       记得,好容易争得了资格,背着单薄的被褥,告别家人兴冲冲地来到这里时,感觉真的渺茫。那是一片青灰色的荒滩,偶尔一小片淤泥造成的稻田也是瘠薄的很,几行萨拉杨干巴巴地站着了无生气。开工典礼举行得很“运动”,领导讲得意气风发,描绘着壮丽辉煌的前景,听得人热血沸腾,那荒滩仿佛也亮了起来——麦浪滚滚、硕果累累。从此开始了一年多的艰苦、充实、愉快的生活。
      想着往事,寻着记忆。眼前树影如烟,一派鹅黄,夕阳下显得幽静恬淡,踏上那条大路,感觉很是亲切,路上边早年的苹果林仿佛不在了,但那里依然姹紫嫣红,桃红李白,想当年那集体的果园,一到秋季累累红果,引人入胜,偶尔得到一个,一群年轻人欣喜若狂,争闹中瓜分一净的记忆很深很深。路下边,那间牛屋也不见了,六七个人曾经栖身于内,收工回来劳累异常,酣睡一觉,还忘不了云天雾地吹上一番。
       岔道口,拐下大道,我看见了那座熟悉的小山神庙,从背后看,小庙仿佛不见苍老,还是那些石块砌就的墙体,依然站在地边上看着面前的河滩,看着对面的山坡。转到对面,里边叶依然空空,在这信仰自由的年代,村民们仿佛忘记了它的功用,连一张对联纸写的神位也没有。记得当年,小庙曾是我们藏风避雨之所。严冬的河滩上,冷风透骨,几碗稀饭远远不能持续一晌的温饱,工间休息时,往往挤进小庙去,苦中作乐一番。
       记忆深刻的是一天下午,吃过饭后,在领导的催促下,一群人背着工具迎着寒风走了过来,刚离了村子,鹅毛大雪纷飞,条条雪线密不透风,大家呼吸紧促勾着脖子,没人停下来,走到山神庙时,身上已经披上了一层雪花,看到这个平时经常驻足的地方,不由得都停下了脚步,甚至有几个年龄稍大的哥们还走进了一步,可是谁也没有敢说一句话,沉默了一会儿,几个人还是皱着眉头先下了河滩,随后,人们一个个不敢怠慢,都走了下去,继续上午的劳动。那铁锨、洋镐叮叮当当响成一片,面前需要搬去的石头湿滑湿滑,伸手搭上,觉得像被吸了一般,一股冷气从手掌一下子传到肩膀,传到心里,不由得身上一噤,力气便化解了似的,竟是没有搬动。多少年后看电视剧《笑傲江湖》,觉得那就是“吸星大法”。
       雪依然坚硬,风依然尖利,人们相互看看,头上湿了,身上湿了,几个年岁稍大的悄悄交谈着什么,随后一位大哥说,弟兄们,这天下得老是大,看着也弄不成了,领导们都没来,要不、嘿嘿,要不咱回去吧?这还有啥说,一下子都感激他的提议,嗷的一声拉着工具就跑了,刚刚走到山神庙前,前边的几个突然折回头钻进了庙里,后边的人一看,糟了,两位领导冒着雪正向这边走来,后边还有几个没来得及上来,急忙又拉开了架势做着干活的动作,说真的,进庙的、即将进庙的,心里都有点恐慌,阶级斗争为纲的岁月里,谁也害怕!
       正进退两难时,领导走了过来,人们慌忙让开一个空间,让他们进去,大家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多说话,等着领导批评,谁知领导认真看看大家,笑了,说下的老大,干不成了吧?大家也自然地笑了。啊!干不成回吧!好天了搁劲儿干!一句话就像一道赦令,大家哄得一声踏上了回村的大路,河滩里的几个匆忙上来,还被大家取笑了一番!
       山神庙下边,几间颓垣残壁伶仃地站在那里,靠西边的两间是当时的领导住室,溜着地边的一溜只有根脚了,那是当年我们的住室,曾记得原来在村子里先后住过三个地方,最先是下街周德义家,后来又搬到周喜来家,再后来搬到周留栓家,在周留栓家我迎来了自己的第三个龙年,几家房东人都很朴实,我们相处得很好。
       第一期工程是垫地,举全公社之力,嶝嶝峡口,人山人海,车推肩挑,荒滩真的变了模样,几十亩土地在父老乡亲们的汗水里展现在我们面前。之后公社有安排,要在垫起的田地里盖房了,那时最时兴的就是自力更生,我们搬石头、垒根脚、打墙、连木工活也是几个做过木匠的哥们带着大家干的,瓦房子更是干得热火朝天,心里都充满了希望,拥有自己的家园的观念根深蒂固,几千年来,它是人类繁衍生息的动力之一吧?
       终于盖起了场房宿舍,搬了进来,又自己解木材做了木床,告别了地铺,升级了!呵呵!有的人还做了一个小木箱,有了自己的小小“密室”,生活也好多了,地里有了出产,粮食、蔬菜可以自给自足了,我和几个弟兄整日忙碌在试验田里,接种、授粉,干得很是卖力,对前途也充满了希望。闲暇里胡琴拉得更长,曲剧豫剧唱得更亮。五四节,作为场团支部书记的我,还策划制作了一期特刊,图文并茂,引起了公社书记的关注。
       那个龙年,是个多事之秋,也是我人生的转折之年,六月间,家乡学校增班,我放弃了这里的火热生活,七月里,走进了学校开始了教书育人的生涯。三十多年过去了,如今只有这些土地、残垣,还会记得当时那曾经的“辉煌”吧?
       站在峡谷的外面,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,历史的进程充满无定,人生的经历曲折必然。就像刚刚走过的峡谷,坎坷、险峻、迂回、柳暗花明将永远伴随左右,不同的风景也将给你不同的感受,酸甜苦辣都是一种收获、也都是一种财富,与其畏缩不前,不如勇敢面对,走,继续,回去对家人文友们吹吹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4.2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