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冬日白河  

2012-12-29 12:07:44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冬日白河
     得知青春励志剧《今生属于你》,今天要在嵩县南极——白河开拍,站长组织了部分文友前去采风。拍电影还真的没见过,于是便心怀神奇,一早呼朋唤友,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的赶物交会的那种感觉。
    一路南行一路冷风,萧瑟的山川仿佛被人赶着似的,匆匆奔向身后。几番山环水复,汽车拐上了白车路。分水岭前,山阴里残雪连绵,展示着冬的韵味儿。银白铺地,苍灰笼树,仿佛张仃先生的焦墨山水国画,风骨明晰,干脆利落。
    车外的寒冷隔着车窗不断袭来,然而也不过只是在窗户上留下几朵冰花而已。车内的年轻人歌声不断,一唱众和,阵阵暖意,余音袅袅。可惜我们几个老猴实在是赶不上趟儿,那些歌曲偶尔可以接上一句半句,不是越弦就是跑调,呵呵,羡慕嫉妒恨吧,老没材料儿。
    走上分水岭,隔窗看到路边的三江交汇碑记,想起了几年前我带地理教师初次考察的情景。初春三月,杂花初绽,粉红、雪白、淡黄、浅紫……那天,天出奇地好,能见度、气温无可挑剔,十几个人边走边定位,等到确定下来时,那心情很是高兴,同仁们搬来一块长长的石头,我挥笔写下了这个坐标点的三个方位及高度,旗帜下,合影留念,觉得完成了一项重大事项。后来地理教研员的一篇文章引起了一位专家的重视,但接下来又不了了之。
    其实,当下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发现一样东西,得有相应的身份,否则承认的人不多,甚至认为你在炒作。分水岭上的碑,造型是一本书,碑记没有下车细看,不知道写了些什么……
    跨入长江流域时,只有狼先生发出感慨,感慨又能怎样?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明白如话,国门前那些居民我看也是来去比较自由的嘛。哪像偶然抓住一次机会到近邻家里走走的人,眼里充满了惊奇。熟视无睹的病根在“熟”,熟而生腻,于是旅游长盛不衰,有人这样给旅游下定义——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去,呵呵,很贴切的阐释。
    白果树村到了,村头那棵高大的白果树摩云接天,冬天里它灰褐的肢体裸露无遗,初春的嫩绿,夏日的葳蕤,深秋的金黄都不复存在,然而这个时候,它还真的襟怀坦白,把自己的一切展现给观者,一任大家评说,看来还是植物比人类高尚啊!
    树下的农舍修葺一新,挂上了农家宾馆的牌子,但愿早先那淳朴的民风别随住宅焕然一新。
    龙池十八瀑是近年新开辟的景区,没有进过龙池曼的这条皱褶,想象一下,大概是一路走去,瀑潭相连,数有十八吧?移步换景是自然风光的最高境界,人文点缀未尝不可,关键是别做作。中国山水画,讲究三远构图,山有气脉,水有来路,三叠泉瀑处理得当就算高手,如今这里一十八瀑,不知道造化如何摆布,等有机会了进去看看!
    车经英子园,旋风湾,冬日的小村,至今发不了电的电站,一晃而过,不想饶舌,唯那庄户人家灶房上冒起的缕缕炊烟,不断扯开,变幻、消散,给人无限的浅蓝的遐思。
    白河桥头,云龙宾馆的广场上,气柱高耸,乐曲悠扬,虽前路咫尺,然而正在翻修,舍近求远,驶进阙口,过麦子坪,穿白河街迂回到广场上。
    广场上聚人不少,喜气洋洋,舞台布置一新,真橄榄和假塑料花交错罗列,点缀着升平气象,看来虚假的东西还是要有一些啊,关键是它出现的场合和作用,前提是使用者心里清楚,不造成危害为要。
    仪式进行得简单明了,四大班子、乡镇领导、导演编剧、演员代表等各司其职,各谋其政,那台据说是最好的外国进口的摄影机站在那里,蒙着枣红盖头,羞答答的样子,叫人产生不少联想,不知道接下来它的表现如何了。稍后,又听说《念书的孩子》第二部今天也在下寺开拍,想来它的上部已经有了成功之处,但愿续集别像其他文学、戏剧、电影续集一样走浮躁、硬拼、失败的老路!
    午后,“上高兰线旅游大通道,走白云山南路”,(这一句是偷狼的,呵呵,昨晚一说写与狼同题作文,云留言说:与狼谋皮,呵呵,既然落下名声,就撕一块狼皮。)路况好了许多,多年前下乡把白河乡转了个遍,可惜没到“东风”,一个时期以来,我一直怀疑那是一个损失,“东风”在日常生活里是何等宝贵,竟然失去了这个宝贝。想想都怨乡教育组的李先生,他那时心疼我,说,路远、路况差、危险,不用去了,我老家就是那里的,我好好给你说说情况就行了。呵呵,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,上一次银杏节开幕式上,我们老弟兄俩还见了面,留影纪念,深深感到工作中结下的情谊很是温暖。
    路过什么湾水库,瞭望车窗外,山寒水瘦,颇感萧条。银杏节曾经到过这里,记得当时站在坝上,举目四望,天气虽然阴沉,但秋色斑斓,湖面如镜,诗情画意,尽收眼底。现在那一池湖水呈青黛色,似乎有点粘稠,文友说这种水色特别适合养鱼,有养分。  
    半道上,好心的师傅捎上了俩老一童,上车坐稳后,询问间,知道他们都是奔七的人了,儿子儿媳远行千里到天津打工去了,把一个不满两岁的孙女留在家里,前天病了,今天老俩换替着背她到前山看病。十来里山路累得不轻,当问及村里有没医生,老头说,有医生没药,并且说合作医疗了,药都是专人送的,有的药没有。说得我很迷糊,合作医疗是好事呀,怎么会没药呢?还是文友说,如今规范医疗程序,不同层次的医疗机构配送不同层次的药,哦,原来是这样,这样的好处是避免医生乱用药,可不知道在深山区,一旦遇到急病他们该如何在第一时间抢救?
    村村通不通自然村,到了竹海标牌处,是一条更窄的山路,弃车步行,一番曲折后,看见了那所谓的竹海。想象中,竹海应该是在一道大沟里,铺天盖地,漫山遍野,清风拂去,萧萧有声。眼前的景象虽然不错,觉得有点夸张了。文学的夸张很能煽动人的情绪,读来使人热血沸腾,激情满怀。不是吗?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、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、“白发三千丈”,呵呵,咋都与李白老先生有关呢?细细想想,这是盛唐气象的表露,豪迈大气。而千余年后的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高产”却使诗人的后代们吃尽了苦头,甚至是生命的代价。这样看来,文学永远高于生活。
    虽然竹海不大,但依然翠盈山坡。竹波起处,曲径弯弯,残雪片片,深翠、洁白、土黄,色彩沉稳而且厚重,处于其间,不容你心不沉静、气不平缓,尽可文思滔滔,挥洒才情。
    几户人家傍竹而居,几座瓦舍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,满檐下的玉米吊子还闪耀着秋的金光,竹棚上香菇、茱萸也述说着山里的故事。同路老人热情有加,端来的柿子橙红透亮,几番推让后,还是没有经得住那晶莹的诱惑,掰开一个,殷殷的清甜穿口入肚,直凉到了胃底,激灵起处神志一清,那种感觉、那种体会实在无法言传啊!
    信步上下几处院落,干净、祥和,几只母鸡懒卧门外,一尾小犬狺然树下,一切一切不事张扬,真真的就是桃花源啊!想那陶渊明笔下的渔人偶然闯入佳境,接受厚待之后,完全忘记了村民的嘱托——“不足为外人道也”,竟然“处处志之” ,后寻之不见,怅然而返,从此一个成语诞生——世外桃源!这个故事也便虚无缥缈起来!尽管如此,我还是想把这里介绍给我的朋友们,只是来时别带任何功利之心,别污了这里的优美景色!
    
2012.12.29

(昨天已写完,可惜没存好,丢了一部分,今天续写,再也找不着当时的心情了,呵呵,凑和着看吧!)

    
图片图片图片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