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写作我的梦  

2012-12-27 18:06:50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写下这个话题,觉得很是惶惑,因为一个老文学爱好者的所谓写作其实就是涂鸦,根本不配“写作”这个高贵的名词。不过实在找不出其他代名词,只好这样了。
       最初开始写作,应该是在三年级,完全记不得那时老师怎样启发诱导,也记不得写过什么样的“文章”,我想不外乎记一个好同学、有意义的一件事之类吧?那时的作文应该是两周一篇吧,到了四年级,初小就算完结了,高小得到街上去,这得有一个升学考试,大概教师的考评制度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确立,所以初小毕业班也是起早贪黑的上课、复习,不过不累,真的,算术忘记怎样学习了,语文是老师作了一些范文,让我们读、背,其实也没几篇,大概是记人类——《我的同学(同桌)》、《我的老师》、《我的父亲(母亲)》、《记一个优秀学生(少先队员)》;记事类——《一件有意义的事》、《一次劳动》、《寒(暑、麦、年)假里的一件事》等等,那不足一页信纸的小文真的不在话下,读得滚瓜烂熟,没两天就可以倒背如流了,考试时间到了,老师带上我们满怀信心的赴考去了,试卷一发,知识三下五除二然后作文是《记一个优秀学生》,呵呵,当时真的很佩服老师,咋猜得那么准呢?于是范文的影子马上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,不夸张地说,甚至那张小纸上的一个黑点也记得位置,喜形于色,溢于言表,刷刷刷背写下去,可是我不太安分,把《记一个优秀学生》默写了一半后边续上了《记一个少先队员》,下来考场,老师动问,我如实回答,心里有点忐忑,可老师说中,这样更好!当时真的不知道好在哪里。
       上了高小后,语文课上老师每讲完一课,总要说说本课的写作技巧,说实话,也真的没记住,也没有值得骄傲的文章诞生,第二年高小的最后一年,过六一时写了一篇什么,老师看中了,把我的作文挂在班级特刊里,还别出心策地在署名上做了文章,点了两个色点,成了一个谜语,到如今那届同学仍然清晰地记得那件趣事。
       高小毕业,应祖父之命攻读医书,他以当年他的经历来教育我,把我关在医院他的住室里 ,点一盏煤油灯,放上他当年手抄的《珍珠囊》(也叫药性赋),开始几天,还读得认真,能背诵一段,后来由于一些繁体字不认识,再加上药名中不少冷僻字,也就没了兴趣,他呢,大概是怕别人说啥,竟从医院的图书室里给我借来了一些文学作品,放在面前,交代说,有人进来,你就看这些书,没人进来你继续背《珍珠囊 》,呵呵,这一次他失算了,最后巴掌大的两本《珍珠囊》没背会,却把《烈火金刚》《欧阳海之歌》《红岩》《林海雪原》读完了。
       油灯下混过了冬天,混过了春天,文革开始了,时局动荡,人心浮动,他老人家因为是旧社会过来的医生,虽然当年义无反顾带着微薄的资本走上了集体道路,而其时也好像有了污点似的,受到冲击,他彻底灰心了,觉得自己读过书,学了医生是一种失误,也便放弃了我。 
      他受到了冲击,我虽然又复学了 ,但是没有写大字报的权利。 课本没了,老师不敢说话了,浑浑噩噩中,家里几天,学校几天一混又是三年,期间只有一次,大概是元旦吧,诌了几句所谓的词,竟敢冠名《满江红》,被那些革命的老师们挂在大街的墙壁上,署名时,可能考虑其版面的革命气氛,我成了“黄红兵”,处于当时受冷落的环境,竟然觉得有一丝丝温暖袭来!
      以后,各学校变更名字成了“五七”学校,学工、学农、学军、批判资产阶级,针对当时的形势,写了几句顺口溜,歌颂学校的工作,也引起了老师、学生们的称赞。
      后来兴起推荐上学,我没有资格,家庭人口有多,年年欠生产队粮食款,就愤而弃学回家,想为父母们减轻一点负担。在家里很苦闷了一段时间,读书没书;看戏,样板戏乡村里也只会三两个,水平不敢恭维。偶尔有了感慨也偷偷写几句,不敢示人,后来承蒙社会不弃,竟在乡里办的“农业良种繁育场”混了个团支部书记,“五一”“五四”,也竟然一个人办了一期特刊,得到乡党委副书记的赞扬,不过我休假在家,没有亲耳听到。呵呵。
      1976年夏天,我有幸走进了学校,做了民办教师,以自己初中毕业的水平去教初中的学生,虽然那时仍然混乱,但工作中的实际困难还是很多,一方面努力学习,一方面努力工作。10月粉碎“四人帮 ”,拨乱反正,写了一些诗歌,形式上模仿苏.马雅可夫斯基的阶梯式,还写了一篇小说《瞧丈母》寄往奔流杂志,还写过戏剧《风波亭》。
      1981年,时代创造机遇,有幸考入河南省临汝师范学校。在校二年,时有习作上黑板报、墙报等,纪实小说《嫂子》《别亦难》受到任课老师的推崇,在四个班里传阅宣读,之后又参加了“鸭绿江杂志社”举办的文学函授,学习一年 ,期间写了一些诗歌《萌芽》《山里妹》《车窗》等,还有小说《感谢上帝》。
       1984年暑假,奉调入嵩县县直中学任教,一干就是五年。 工作之余,写了一些随笔,诗歌,为学校演出创作了独幕话剧《星期天》并出任演员,在县城舞台演出因自编自演,荣获演出二等奖。期间完成了河大中文的函授学习,粗略学习了《文学概论》、《中国文学史》、《外国文学史》,算是对文学理论有了一点点的了解。同时也阅读了一些古代现代当代文学作品,接受了浅薄的熏陶。
       1989年暑假,进入局机关,然后就是每天和公文打交道,在这里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,基层公文不是文学,它容不得作者自己的思路,那五年中写的东西不下数万字,但都是文字搬家式的游戏。某一次自己写着写着笑了,呵呵,前几天,为了搬迁一个学校,向上级打报告,把那里说的一无是处,什么地处深山,信息闭塞;前临公路,危及师生安全;后近河谷,洪水即将冲毁校园。读来叫人觉得势在必迁。后来领导十分重视,真的搬迁了那个学校。而现在,又需要在这里新建一所职业学校,于是秉承局委意志,再次起草报告,我写到:这里地处深山,布局合理;前临公路,交通方便;后靠河谷,风景优美。。。。。。简直是一幅无赖嘴脸,呵呵!后来又一次引起领导重视,那所职校建起来了。不知道其中我的功过该如何评价。
       五年后,转业到电化教育教研室,做了教育电视台长,呵呵,从此除了新闻稿件外,还可以编一些专题,这专题有一部分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了,对于那些典型教师,典型学校,可以有发自内心的宣扬和襃赞了。那些专题片的脚本基本都出自我手,九五年拍摄的风光片《仙境行》获省评三等奖,写作开始有点写作的味道了。
       真正回归写作是网络的兴起,某一天,偶然发现了“嵩县文学网”,注了册,发了文,后来又做了编辑,文友公子小白又替我开了博客,这便有了平台和动力,不时有诗文上挂,听得一些点评,收获一些高见,不自觉间有了很大进步。至今八年过去了,诗文创作已有400余篇首,还以本家流传的故事为基础,创作了长篇小说《老槐树》,虽然其中线索单一,没有惊心动魄的冲突,甚至有人说不知道写的是啥意思,但我自己清楚,它锻炼了我的思维,锻炼了我的文笔,锻炼了我反映生活的能力。退休以来,经常想如何把今后的生活过的有点意思,首先就想到了文学创作,我知道这只是我多年的文学梦的延续,肯定不会有什么显赫的成果,因为起步晚了,对生活的感受迟钝了许多,但是我觉得还有一点生活积累,还可以再写下去,不图名声,只是给自己一个思想徜徉的空间和身体力行的躬耕之地。好在现在的文化环境很好,不必担心老一代文学家们时常忧心害怕的棍子、帽子,也便坚定了我的继续前行信心,龚坚老师说得好,文学永远是个梦,让我们“但愿长醉不愿醒”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