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广成泽畔浴温泉(一)  

2012-11-29 11:02:08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广成泽畔浴温泉(一)
图片
    年轻时没有想过本命年的传说,整天风风火火,小灾小病其奈我何?
    花甲之年倒有几分信了,呵呵。糜烂性胃炎吃药十个多月,期间远离了酒、糖、酸,更不用说生冷食物了,真的娇气起来了。刚刚有点好转,坐骨神经疼也来了,走路、坐卧都不顺当。虽然没有咋影响我喜欢的出游,可毕竟还是不舒服的事情。
    独自散步,总容易想事情,人家都说本命年人身体不健康,是否真有道理,思来想去总不通顺,人老了肌体抵抗能力下降,大概花甲是个界限吧,再者也总喜欢联系,于是本命年就有罪名可担了。
    人总是好自以为是,从人定胜天到再造宇宙,啥都敢想,教训惨重而不知悔改,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,不能一概而论,科学发展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    因此,便做一些适当的维护吧。忽一天,有了到温泉泡澡的想法。退了休,自己当家,和孩子们打个招呼,带着老婆儿去几天吧——那个老胳膊老腿也总不舒适。
图片
    天下温泉何其多。在我们这片古老的土地上,八景之一就有“曲里温泉”。小时候(上世纪60年代)不知道其所以然,只是冬天偶尔和大人们跑二十多里路去洗洗澡。记忆里,三间庙宇般的屋子里一个石条砌就的大池子,周围也凳着青石条,供人放衣服,池子有六七尺深,迎着门口的一边是一层层的台阶,水位和大人的咯吱窝平,水很热,每每新来者总是光着身子,先撩着接触一下,然后才可以慢慢走下去,长出几口气,连呼“真美,真美!”
    由于水深,从来不敢贸然走下去,只是蹲在台阶上撩着享受那冒着石灰味儿的温暖。后来长大了,水也凉了许多,池子也破败了,有人说是陆浑水库蓄水后把温泉压凉了,不知道有没有道理。那块小时候向往的地方,之后建过矿泉水厂,好像有过几天辉煌,之后经营不善或是水质不够好,停产了,只留下一栋楼房。
    溯伊河而上,九曲十八弯风景秀丽处,有一座山,叫作九龙山,想当年也是嵩县地界。山下有个村子,叫做汤营。看这个名字就与温泉有关,因为曲里温泉也有个名字叫“汤池”。这里以前只是听说,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有机会亲近。水很热,当地人说以前泉眼处可以煮鸡蛋。
    再者近邻鲁山县也有温泉,沿河三个村子,分别叫做“上汤、中汤、下汤”,前几年与同事领略过一次,在一个宾馆式的院子里,泡了一次露天澡,偌大一个池子,很洋气,清澈见底,热气腾腾,男男女女穿着游泳衣泡在一个池子里,还这有点现代气息,只是价格不菲。
    另外,龙门温泉,只是听说。郑州黄河宾馆温泉,总怀疑不真,呵呵,就不说了。
    这一次去的地方是平顶山汝州市温泉镇,三十多年前,求学汝州,来来回回路过这里多次,也听说过有个“省工人疗养院”,那时候,一听疗养,就觉得那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地方,得有身份、有钱才行,它不属于一个月工资7.5元还要养家糊口的民办教师。于是,不再妄想。
图片
   周日下午,儿子开车送我们。到九店乡修路堵车20多分钟,然后沿半边路直到汝阳县界。
   看到县界,便想起了相关的故事。说是早先年,汝阳和嵩县东北角接壤的地方总界限不清,常常出现一些争斗现象,官员、百姓们都很苦恼。某一年,俩县的县官相遇了,都想找个法子把地界弄清楚,俩人思来想去,最后约定某一天分别从自己县衙出发,往一处走,碰面处就是县界。
    到了约定时间的前一天夜里,嵩县县官心思重,想了很多,为官一任,不说造福一方,总得有点收获啊!咋睡也睡不着,于是稍坐一会儿,便骑上毛驴动身了,沿伊河而下,到陆浑口,伊水汤汤,声声不息,遥望东天,夜色苍茫中,九皋高耸,摩天接汉,蒙蒙夜雾中,仿佛听到鹤鸣盈耳,更是觉得早行值得,策驴渡过伊河,过“曲里温泉”,登上饭坡岭,又见八达河隐隐闪着光芒,偶尔一两声村犬吠叫处,应该是古汪国的旧都吧,于是紧加一鞭,匆匆向东奔去。
    汝阳那时还叫作伊阳,伊阳的县官夜来开始也没睡踏实,也想了很多,后来想想,自己年轻,体力好,就不信走不过嵩县那个糟老头子,下定决心睡一觉再说,可惜,年轻人瞌睡大,一觉醒来鸡叫连天,慌忙拉过毛驴赶紧上路,汝水河边,水气氤氲,茫茫晨雾中,驴蹄声声。走到一个叫作柏树的村子,人们已经起床了,他想,以前那模糊的边界还在前边好远,无论如何得赶到,不说再多占,至少不应该丢了吧?于是又加一鞭,那毛驴也仿佛灵性,一溜飞奔,正跑呢,前边传来一声咳嗽,伊阳县官抬头一看,从前面岭上冲下来一头毛驴,差点和他相撞,他急忙一勒缰绳“吁——”对方也急忙站下,手搭凉棚一看,仰天大笑,竟是从驴背上颠了下来。伊阳县官定睛细瞅,呵呵,竟是自己的对手,他仰天长叹一声:“老大人,您赢了啊——”稍一迟疑,伸手把老头子从地上扶起来,拍拍官袍上的灰尘,恭敬地站在一边,嵩县县官拱拱手笑着说:“谢谢了,小兄弟!”说着抬腿用脚在地上画了条线,伊阳县官只好点点头红着脸笑了……
    故事不一定是真,但说明一个质朴的道理——早起三光!
图片
   出来时,儿子导航定位汝州温泉不能显示,以为不属一个市可能也得像手机一样漫游,就先定了汝阳县委,呵呵,进了城区,导航很是忠实地报着路线提示,但这条路我比较熟悉,就越俎代庖了,直奔东出口向小店而去。
    等再次调整导航,口头问询,道路也便明晰起来,东车坊下道正北,“村村通”路似的,到榆树村再向东,过涧山口水库,(几天后才知道这在古时候叫作广成泽)再向东三里便到了温泉镇。
    天色已晚,昏暗中,温泉街道显得很杂乱,也窄也脏,两旁生意铺子乱七八糟,颇有乡镇的特色,明显的特点是大大小小浴池招牌多,导航仪在这里失去了作用,又是几番问询,在早几天来的老同学夫妇引领下,终于走进了省职工疗养院大门。
    同学早就替我在一个叫作“水疗中心”的院子里联系好了住室。
    儿子忙,掉头返回。我们安顿下来,也该吃饭了,吃饭在“河南温泉山庄”里,饭食层次不一,一般都是家常饭,早上馒头、油饼、鸡蛋、小米汤或者糁子汤,萝卜、白菜、豆芽等等,中午,米饭、卤面、荤素菜、鸡蛋汤,晚上和早上差不多,价位还可以接受,就是觉得菜贵了些,一份素菜大约半碗吧,要三块钱,市场上白萝卜白菜不过两毛多一斤,豆芽也就一块多一斤,但横竖看去都是物不所值,呵呵,仅是比较而已,其实想想如今三块钱也就不算钱了,人家是盈利性单位,不搞施舍。
    这里住宿条件也可以,宾馆式。一间屋子一晚四十元,洗浴就在住室里,随时可以泡澡。
    温泉水确实很不错,温度也高,原汁放出来,身体承受不了,得凉一下才行。
    水温适宜了,仰面躺下,那种惬意无语言表。
图片
    泡完澡,外出走走看看,此镇地面开阔,然而民居布局比较杂乱,除了一条正街之外,其他都是一些小巷子,正街也不长,临近疗养院的一段生意不少,大多数是餐饮,以羊汤为多,询问期间,知道羊肉价格和我们这里差不多,六十元一斤,不同的是这里分着等级,有纯肉,有羊杂,羊杂还分心肝肺等和肚子,喝起汤来,可以自由选择,但总的分量较足,且可以添加汤水,卖的锅贴馍也大于常见,往往一碗汤一个馍几乎吃不完。
    烩面也是有的,只是它不随汤锅煮,而是另外小锅做,起始我还笑话人家多一事,浪费一个火头,等言及为何时,师傅的话叫我感到一种厚道:随汤锅是省事,但是味道不够,我们这样做至少可以把葱姜蒜烹一下的。我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啊!
    如今偷工减料的事比比皆是,有的似乎已成定势,似这等心中有味、有顾客的人和事不多见了。至此也便想起当年求学时,汝州城里那一碗一做的羊汤来,那种味道,那种情味叫人忘记不得。
    其他餐饮,如水煎包子、胡辣汤、稀饭等等也都不错,只是店面显得简陋,卫生程度低了一些。
    街道旁边一座在建的房屋背后是著名的汤王祠。但凡有温泉的地方,就有这个庙宇。嵩县的与商汤入嵩三频伊尹有关,说是曾在那里沐浴更衣,以示对人才的尊重。这里的资料显示传说很早,有四千多年,说是黄帝时期就发现了,其实有文字记载是汉代,似乎与商汤无关。但作为一种中国文化,总要有一位始祖出来,也相当于现在的代言人吧,因而大概是汤这个字与温泉有着一定的关联,他老人家看守温泉,受人香火也就理所应当让了。
   汤王祠的建筑现在只有三间,门前一对石狮文革期间寻坏了,现在那狮子的前腿都是水泥做的假肢,旁边的几块石碑都是近年那些善男信女们的捐赠记录,几句序言,文笔十分粗略。墙上有两块石匾,一块是近年一位妇女编的俚曲似的颂词,一块是一个叫作宜默氏的人,民国三十五年刻制的温泉八景诗,细细读来还有点意味,诗曰:

温泉八景诗序

温泉为我汝名区,温泉小学开办有年,丙戌春余来长斯校,回附近名胜凑为八景挚友朱孝圣咏以诗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汤王祠

     祷雨圣王尚有台,盘铭裕德此间开。
     桑林祈得甘霖降,酬德报功拟子来。

吕祖阁

     岳阳楼上洞庭边,一夜心飞到温泉。
     令尹东门瞻紫气,故修高阁憩真仙。

銮驾山

     钧天奏乐八音谐,问道崆峒契素怀。
     銮驾停留上顶上,温泉沐浴致心垒。

武后碑

     武侯政治说唐朝,不吝洗髓与伐毛。
     矗矗丰碑经劫运,和风细雨霜天高。

白龙泉

     日夜滔滔流不穷,却疑风雨水淙淙。
     起视明月川廻练,共雅天公饮玉龙。

黄牛涧

     近接伏牛远接秦,野苍坞下住农人。
     驱犉时向此间渡,锡以嘉名道也真。

温凉盏

     此是温凉两样泉,平分冷热自年年。
     同流合作成溪后,一任农家灌稻田。

风月亭(流杯亭)

     剪刀裁出笔难描,天镜飞空朗徹宵。
     泉溅珍珠流不尽,孤亭上罩碧云霄。

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