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感动  

2012-11-16 09:28:55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感动
图片

       嵩县电视台6月改版后,增设了几个新栏目,其中综艺舞台很受群众欢迎。其时,即将退休的我,应邀去做评委。
    接到邀请电话,十分惶惑,知道这个角色担子不轻,最起码的要求是,在文艺诸方面都有一定造诣,在语言表达方面有一定功力,这些方面都不是我的强项,自知自明还是有的,觉得难以胜任,婉辞间,明月局长笑曰:呵呵,这个栏目主要在于,给全县甚至周边地区文艺爱好者搭建一个展示平台,让大家愉悦心情,尽情歌唱,愉快生活,相信你能够胜任,做吧!
    既然说到这个份上,为了大家,为了文艺,也为了文友的重托,便欣然接受了。
    开赛以后,参赛者热情有加、蜂拥而至,吹拉弹唱、轻歌曼舞、真可谓人才济济,场面实在令人感动。一天录制下来,虽然很累,但心情十分高兴,觉得能参加这个活动,一个字——值!  
图片
第一个感动我的人——刘石娃。
    刘石娃,黄庄乡人,是个残疾者,平时靠收点废品生活,总见他开个三轮车穿行于街道、机关之间,对他的了解来之县电视台给他做的节目,说他身残志坚,心灵高尚,在自己生活艰难的情况下,还资助了黄庄敬老院的老人们和一个残疾学生。
    当他步履蹒跚地走上舞台时,那矮小的个子显得很瘦弱,谁能想到他的内心深处竟是那么的丰富,一支《母亲》的歌,他演唱的十分深情,他嗓音天赋并不好,声音沙哑也不明亮,但是他是用心在唱,一字一句充满了对母亲的想往,我想他一定想起了自己那已经离开多年的母亲,想起了母亲早年对他的无私看顾啊!
    一曲终了,他泪流满面,现场观众唏嘘,我的眼睛也湿润了,泪水无声的滑下!
    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!这是很多人,都知道的道理,文艺、文学作品是社会生活的集中反映,首先感动了作者自己,才能感动大家,但做起来却不太容易,不少人以为作品纤巧,精到就能取胜,刻意追求一些华丽的语言、炫人形式,而忽略了感情的作用,你可知道,输了感情也便输了技艺?!
图片
第二个感动我的人——时花然。
    昨天下午,一个参赛者一曲《黄土高坡》,高亢苍凉,给人带来了一幅黄土高原朴素的民俗风景画,余音袅袅中,先走上台一位琴师,手拿一把坠胡,接着工作人员有搀扶上来一位老嫂子,摸索走路,脚步探索的样子一看就是一位眼睛不健全者,老嫂子站定身子,自我介绍——我叫时花然,自幼双目失明!我定定地看着她,朴素的不能再朴素了,完全一身农村大嫂的打扮,面带笑容,和善可亲。
    清脆的简版声响后,她四句定场诗道罢,和着悠扬的琴声演唱了《郭巨埋儿》。唱腔素净、温馨,排除因果报应的因素,我听出来老嫂子一腔真情在劝人向善!
    听着听着,我的脑海里幻化出另外一对老人,说来不怕朋友们笑话,我在几岁时,曾经认在了老汝州一对盲人艺人跟前做干儿子,小时候不懂得,长大了才知道迷信的作用,说是孩子娇了,要认个长腿干大,对孩子有好处,我不敢说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自私,但他们的向往该是多么真挚,而盲人干大干妈在欣然接受时,心胸该是多么宽广。他们自己身残,却希望给他人带来福祉!
    成年后,上学期间,曾经去看望过他们,那时候经济紧张,记得仅仅是带了一包饼干或者点心,而80多岁的干奶奶和干妈喜形于色,拉着手说了很多家常话,临走还要给我几块钱路费。我望着干奶奶慈祥的面孔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其时干大一个人尚在外边奔波啊!
    三四年后,干大竟然以算命为业流浪到我供职的学校门口,上天使我有了一个尽孝的机会,我把他老人家带回“家”里,一连住了十几天吧!我劝他不要外出,但老人并不愿闲着,白天自己摸着出去找生意,晚上愉快归来,那年月生活依然艰苦,可他老人家十分高兴,不知道心里是不是也有点仰仗——“干儿子”是县城里的教师了!
    十几天后,他老人家又踏上了流浪之路,他说离家时间长了,家里惦记。我想起了年迈的奶奶和那双目失明的干妈!松开了自己执意挽留的手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面对时花然老嫂子,我默默无言,该如何评价她的演唱呢?不用猜想,那满面的笑容背后,一定有她艰难的人生故事!可她现在却显得如此阳光,通过声声委婉的唱腔在呼唤着日渐淡薄的孝道和善意!
图片
第三个感动我的人——焦庆元。
    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,四点钟起身,从一百公里以外赶来,自拉自唱,究竟为的什么?
    儿子打工在外,他包揽了家里的农活,劳累之余,一把曲胡,一段戏文成了他调整情绪的依赖,可生活中唱着过的只是故事,家人并不领情,老人不愿放弃,躲起来拉、唱。(说是在被窝里拉?余稍懂琴艺,似觉有点勉强。)从技艺上来说,老人的演奏和唱腔都不算上乘,但
不管如何,精神可嘉,他无非是想把生活过得愉快一些而已。
    他很执着,记得第一次参赛时,还带了一卷对联,唱完之后,执意要展示一下,我被他的热情所感动,表示愿意看看,他把那一大卷解开,摊在地上,大红的对联纸,大大小小的对联,金粉写就,行草运笔,合规中矩,有一定功力。敬佩之余,我告诉他,这里不是展示书法的地方,请他到年关,或者重大节日县里组织书画展览,再来参展,他好像没听明白,竟要我帮忙,我再次告诉他,届时可以多问问乡文化站。他不在作声了,但明显看出他那殷切的期盼和急切的心情。
    这一次,他又来了,自拉自唱后,再次提出写的字咋办,我再次做了解释,但心里很是空虚,仿佛是在推诿似的,我想今年一旦有书法展览,一定给他打电话,并极力推荐他的作品,让他圆一个梦想!  
图片
第四个感动我的人——王莲叶
    又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姐,她早年是县曲艺队的一员,整天走南闯北,一个书鼓,一对钢板,唱遍了全县的村村庄庄,付出了艰辛,收获了快乐,把许许多多悲欢离合的故事,展示给了人民群众,赞扬真善美,鞭挞假丑恶,潜移默化里,起到了良好的教化作用。
   随着时代的发展,媒体的多元化,曲艺形式逐渐式微,她们那一代艺人后来的日子更为艰难,走村串户间人们的情感和古老的曲调一起冷淡,旧时说的“巧要饭的”似乎更加逼真,然而……然而她们坚持下来了,坚持到了今天,百花园中终于保留了一朵朴素的小花儿,非物质文化遗产组委会发现了他们,保护他们,虽然力度微弱,但总算有了名分。
    上一次说到现状,老人既高兴又无奈地说:“受到保护,心情高兴,愿意在有生之年多唱唱,给人们带来欢乐,但是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想学了啊!”
    这一次重提旧事,她高兴地说:“有人拜师了!正在学习!”喜形于色,溢于言表。我为她高兴,也为曲艺事业后继有人高兴!
图片
第五个感动我的人——
    这个孩子六岁,开赛以来锲而不舍,从“冬天里一把火”烧起,歌曲、朗诵、到今天的小提琴独奏,感动我的倒不是他的技艺,而是他及其家长的顽强精神。
    大赛中,不乏像他这样的娃娃参加,节目门类齐全,表现参差不齐,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积极性高,志在必得,作为评委们却不约而同有一个共识——孩子应该有孩子的节目。因而也便在肯定孩子精神的同时,善意提出看法,希望遵循孩子生理成长规律,最好从基础学起,不犯揠苗助长的错误。
    可是,浮躁的社会情绪,望子成龙成凤的急切愿望,把忠言当成一种成见,出现了不协和的声音,弄得评委们很是无奈。
    于是深深反思,是不是自己错了?戕害了灵童的成长?唉——无奈中看到的希望还是光明的,至少他们积极参与的精神是感人的,也希望孩子们珍惜这种经历,继续发扬百折不挠的追求精神,实现自己的目标,成为社会有用之才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