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水泉寺记游  

2011-04-21 19:21:38|  分类: 山高水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周六,和伏牛狼一道出游。为了不受过早的炎热,我们选择了城南太平沟里的水泉寺。出了小城一路悠游,俩人不紧不慢说着闲话,拉着文趣,不知不觉间跨过了伊河。河南新区在建的中金公司和新建的滨河公园相邻,已初步显现出将来这边的风景。感慨中,从上纸路的发端拐进了太平沟。

太平沟的名字很宜人。多少年来,天下太平始终是统治者和老百姓的追求,这个名字也才知道是伊尹辅佐商汤,取得八百年天下,为纪念他的丰功伟绩,家乡人民对他的追赠。

小沟幽幽,进沟的道路已成了“村村通”,两边山坡上的树木绿意渐浓。河沟里,小溪明灭,时断时续。河边本应葱绿的色彩也显得没有灵气。

去冬今春,豫西山区天旱,雨雪都少,使得阳春三月这个充满生机的词语,也有一丝缩水的感觉,清明过了时近谷雨,天空、山色依然灰暗,公园里早开的花儿在热风里还没展开瓣儿,就卷曲了,弄得人心里也燥燥的。

上午八九点钟,气温还是比较清爽,越往里走溪水越大,渐渐的草也绿多了,那葱青的圆叶菜浮在水面,摇摇曳曳,河边的垂柳丝绦飘飘,一下子拂去了我们心中的火气。

过了小溪,停车稍站。那个麦场里,早年的几块石碑依然躺着,脸上蒙着泥土,低头看看,《重修七星庙碑记》已漫漶不清,那通《重修莘乐渠碑记》前年已经抄录过了,但不知它们何时才能重新站立起来,把故事讲给晚生后辈。

狼烟抽完,推上车子,一步步走向高处的水泉寺院。道路很不平整,也窄。两边的杂树把路夹得有点扭曲,奇怪的是中段路面上,竟有一个红薯窖,虽然盖上了石板,但还是叫人觉得有可能失足的感觉。

路旁停下车子,走进院子。迎面是天王殿,它的功用应该是山门,但是路却开得偏了许多。院子的下边不大的一块平地,种着一些蔬菜,地边竖着三块石碑,其中两块是古碑。一块是《重修水泉寺碑记》还可以看得清,土埋了半截,读不下去,也失去了兴趣。一块新碑是近年的,比较一下文笔,字迹,高下一目了然。时代把该留的不该留的都留在了过去啊!

天王殿紧锁着,隔窗看看,前几年塑好的天王还是素胎,庙小,香火一般,降香者没有富豪,他们的彩衣也就搁置起来了,也因此吧?没有开光!里边也乱,基本是个储藏室,四大天王看守,东西应该无恙啊!

大雄宝殿坐落在十几级台阶上,说是大雄宝殿,实在没法和那些大寺院的相比,不过里边诸佛俱全,劝人向善的功效一样,令人欣慰的是,里边有关老爷塑像,佛道相融又见一斑。台阶两边盛开着牡丹、芍药,小小花圃洁净、蓬勃,富有活力令人眼目一爽。

正用心拍照,只听得大殿前有人沙哑着嗓子在念着佛号,看看背影十分熟悉,又不敢确定,等他手拿黄表扭过身子时,啊,还真的是他——我的老乡、同学。他站在那里眼睛微闭,口里念念有词,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忽然他睁开眼睛叫喊着我,显得很是惊喜,我只好走上前去询问于他。他回答的凌乱、绕搅,我真的接不上腔,尽听他说着说着……

我俩同岁,他长我几个月吧?既是老乡又是师范同学,也就是师兄了。在校时稳重腼腆,毕业后先留机关帮助工作,后又返乡任教。在乡中学里,先是教书,后又做教导工作。毛笔、钢笔字写得都好,细心、耐心,把教导处工作做的很有条理,深得好评。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变得婆婆妈妈,开始人们都不注意,等到有了觉察,他已经表现的很突出了,工作也总是出错,似乎也休息了一段时间,治疗了一阵子,有点好转,但总是有点痕迹。

苍天不佑,他妻子突然患脑溢血走了,这对他真是个打击,口里不说,心里难受,对他的康复不会没有影响。

后来,他显得低沉,时不时有点焦躁,学校也照顾他,尽量不让他劳累,但心病难医啊。于是,好心人们都给他介绍侣伴,想以此来缓解他的郁闷,也还不错,找了一个,开始还算可以,同学们、家人、亲朋好友听了都高兴。后来,不知什么原因,又分手了。这肯定对他又是一次刺激。后来,由于各有工作,见面很少,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他的消息。今天在这里相见,确是这等模样,我的心隐隐作疼,为什么老天总折磨老实人?

回想间,他已经走出大殿,手里还拿着一根坠胡,笑着走了下来,说:“来,老弟,咱弟兄唱一出儿!”我不置可否,他一直走到院子西边的石凳上,取出胡琴递了过来,我只好接着,看着他诚恳的样子,我定了定音,谁知他又从胡琴袋子里拿出一根竹笛,吹了起来,并不时纠正着我的弦音,从这时看,他满脸严肃,就是个正常人。

接下来在他热情催促下,我也为了他心顺,把丢弃多年的演技又寻了回来,他高兴了,手舞足蹈地唱了起来,那嘶哑的声音,僵硬的手势,马上又流露出一种病态来。他唱完几句后,又夺过胡琴拉了起来,并要我演唱,说实话,这唱也是多年没有开过口了,特别是近几年父亲有病、病重,直到前年去世,我心里一直有一种压抑存在,现在面对病态的他,我只好唱了几句,但心里却在流泪。

围观的几个人中,他竟说一个是他的妻子,我开始并不相信,觉得是病人病语,后来知情的一个香客说就是,我才询问了他,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个大概,对方也是个可怜人,前边已经伤过两任丈夫了,儿女双全,女儿也已经有了孩子。看看那女人的脸色,显得有点尴尬。他似乎看出来对方的不快,满腔怒火,训斥起来。我很担心,好在对方始终满脸堆笑,不多刺激他,我放心了。可冷静下来,又不能不为他后来担心,病人面前能一如既往的人少啊!但愿吧,两个苦命人能彼此安慰,厮守下去!

告别时,他热情有加,坚持要送送我们,走出庙院,我不管他能不能听到心里,劝说了他几句,要他尊重对方,改改自己的脾气,他倒是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归来的路上,又说到了他的将来,狼也深有同感,但不知这里的三世菩萨能不能保佑他,“佛法不从心外得,人生好向静处修”,也愿他能常出来走走,散散心,消消郁,走好今后的生路。

 

2011.4.19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