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无 题  

2011-03-31 19:42:06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无  题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
 

很长时间没有写文了,不是虚度时日,每天总有一些必须做的事情在等着;也不是思想停滞,“一冬无雪”的干旱无端地掐断了文友的铺天盖地油菜梦,更有倭邦的大震,“盐慌”子孙的疯狂,似乎都有一些话要说,然而,眼前只是一片灰冷和烦燥,也便不做声了。

二月底的一天,春雪却铺天盖地,为瑞为祥。文友们踏雪、唱雪,步履轻松,歌声嘹亮。我只是为了那群祖国的花蕾行走方便,为他们扫开一条路时,被扫帚弄伤了腰。于是,行走颇有鹅的姿势,挺胸昂头,腰板硬朗。只是明眼人一看,就会发现那沉重的屁股总拿腔调势,不够灵活。而自我的感觉却是阵阵困痛声波似的,一层一层从下往上涌起,刺激得心田阵阵焦躁。

从那以后,也便感起冒来。乍暖还寒,血管和心理都不想接收那冰冷的药液,自己吃点药,医生包点药,接二连三,病情和心情和天气一样,阴阴晴晴,轻轻沉沉。

轻轻沉沉是客观,也是实际,然而与之对应的是那些属于自己分内的事,课要上,会要开,作业要批改,活动要参加……也因而就有了一边生病一边做事,就像一辆带病的车辆,没有大碍,继续赶路似的。

车辆没有生命,无有知觉,晚上停下来,也就停下来了。而人却不一样,晚上停下来,还有那份说不上来的感觉困扰过来,好容易熬到瞌睡,梦境也不轻松,乱七八糟,毫无诗意。

说到诗意,春天毕竟还是来了。草也青了,花也开了。早晨的鸟鸣,夕辉下的广玉兰,清灵、圆润、透亮、生动,心里一阵激动,等拿起笔来,思维却混乱得像一团麻线,捋来捋去,挤了半天,圈画涂抹多次,留下几句话儿,长出一口气后,再仔细看看,读读,一般般啊,生意不浓,就像这个干旱的春天似的。捧头深思,“文思枯竭”。弄弄形式吧,把这把干草塞进了网络上的评判工具——律诗规范里,点一下确认,显示错误多处,于是第一次认起真来,搜寻合格的字,替换一番,几经反复,终于显示“产品”合格,暗暗得意,投放“乐龄网”,没过半天,就被火眼金睛看穿——“三平脚”“三仄脚”接连出现,汗刷的下来了。原来这个“规矩”不会提示这些,看来还是人脑精细,顾此还可顾彼。也因此心更灰了,诗不是胡作的啊!

想想人也真奇怪,远古的先民们劳动时顺口而出的号子,在岁月里沉淀成了诗歌,而沉淀到了一定时候,却把他们给忘了,排斥了,原创人不会作诗了,而蹂躏强奸诗歌的人成了得道者,弄出许多不许来。不知道上世纪的新文化运动,是不是源于对此的反感而进行的革命。反正新体诗出现了,诗人的队伍壮大了,可悲的事又出现了,一些人又画了圈子,又定了戒律,把新诗也弄得玄虚起来,什么意象,朦胧,意识流,无形中又堵上了诗路,于是,作者多于读者的现象也不奇怪,出现了又一轮悲哀而不自觉。为人难啊,为文难啊,走路更难!

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!”这是谁的名言?真是潇洒,“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”,这说的多了,会不会成为一条路?因为经得起说的人也需要有坚强的意志和主见才行。很多时候则是放不下脸面和利益,一旦放下,没准真的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呢!

久不动笔,思维凌乱,信笔至此,还没有给文字确定一个名字,叫做啥呢?最省力的俩字闪现在眼前——无题!哦,无题就无题吧!

2011.3.29下午——30上午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