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人行之罗汉寺  

2011-02-23 20:06:18|  分类: 山高水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三人行之罗汉寺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 
三人行之罗汉寺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 
三人行之罗汉寺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 
三人行之罗汉寺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 
三人行之罗汉寺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 
三人行之罗汉寺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 
三人行之罗汉寺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 

元宵节次日,在豫西山区是个很热闹的日子,因为古老相传,元宵节是敬神的日子,而这一天才是人的节日。所以每到这一天,一些民间社火、艺术表演纷纷登场。虽然多少年来表现形式没有多大改变,但依然受人欢迎,人们喜爱的是那种红火、喜庆、热闹啊!

今年,县政府很早就做出决定,为了欢庆元宵佳节,要组织相关的文艺活动,但临近了又考虑到以人为本,安全第一,取消了这些活动。于是一早开始,一些不知就里的乡民们便大车小辆涌向县城,一时满大街的人熙来攘往,满怀希望,满眼失望。只好看看白天的花灯,读读新一年政府的宏伟蓝图。之后就是自寻乐趣,一街两行的套圈生意很是红火,不少人一块钱买来三个竹圈儿,看着那满地的小玩意,瞄了又瞄,自我感觉良好,立马投出一腔希望,然而绝大多数是竹圈儿,一跳一跳,把希望留给了团团的笑声,自己也哈哈一笑,扬长而去。

偶尔一件玩意儿不走运,中了圈套,抛圈者的高兴之情不亚于中了五百万彩票大奖,有的一跳多高,给观众也带了很多喜气。主持的虽然满脸平静,但心里就如同自己中了圈套一样,不免有点儿嘀咕。其时,他们一定忘记了自己向顾客递上圈套时,心理的那种期望,尽管那玩意儿并不值一元。

下午,不想再去凑那无聊的热闹,与伏牛狼、苦丁茶相约出行,午饭后,三人三骑,一路蹦星,往罗汉寺蹬去。

沿途,节日的气氛很浓。农家门上对联火红,满地鞭炮红屑。村庄的僻风处,人们或围火谈笑,或搓打麻将,偶尔碰上几个大人小孩在玩泼窑,很是新鲜。看到这种古老的游戏,又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,不过那时用钱做赌资的时候很少,一般孩子们都是找来皂角,砸出金黄的籽粒,相互输赢,博得节日的快乐。

行至罗庄,村边竹园苍郁,风动竹叶,悉嗦有声。竹园边的地下,躺着一个丈余的打地滚儿,狼和苦丁茶都不知为何物,派何用场。我却认识它。就把老人的传说说与他们听听。说是旧时,有的年份冬季气温偏高,墒水也好,麦苗容易疯长,农人们怕旺过,就用它来碾压麦苗,经过碾压控制其生长,同时可以保墒。二人听了,若有所思,我们一起感慨传统的东西不断从身边溜走,非物质文化遗产若不及时传承,一旦几代人过去,这就成了一条迷,到那时再做考证,要困难得多,且很难逼真啊!

叹息间再走几步,竟发现一座古老的门楼。三人欣喜不已,走近拍照,端详。我长他俩十岁,知道这种格式为扇屏门楼,在比较正规的豫西四合院中,应该是二门。门楼小巧玲珑,砖雕封檐。前面门楣上有四块砖雕图案,左右各有一个六瓣花的,中间分别是“梅鹿望松”和“喜鹊探梅”,进门并不直接,一扇木屏风隔断了视线,仰面看去,内房坡上笆砖上描着图案,前边一个八卦图,后边是三个菱形,黑灰白三色和谐匀实,脊牵杆上书写“光绪八年X月X日立木大吉”,转入院内,几个大人,几个孩子,一桌麻将,一桌纸牌,噼噼啪啪,哗哗啦啦玩得正欢,脸上无不带着疑问的笑容,我们说明来意,又看那五间头出前檐上房,想象着当年这里的浮华,问起院子的旧规,那位打牌的老人说,原来就是这样,看到我们疑问的眸光,他解释说,院子当年改成这个规模时,当家人去世了,没人管了,原来规划的大门倒座也放下了。哦,原来如此。一个家庭当家人是何等重要!我们叹息那些后辈们太不理事,使前辈的功业半途而废,历史上国家的兴替,很大程度上也有这样的影子啊!

段庄村外,小沟横陈,一座渡槽凌空飞架,这座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水利建筑,早已失去作用,或者说当年就是一种盲目的项目,也可能根本就没有作用。在何村,这种建筑的丘陵上还有几处,如今都是骨架尚存,仅标历史而已。闲谈中,人们还依稀记得那改天换地的岁月和红极一时的风云人物。

村中路边,又见一座老房,后檐下一排“匾窝”,询问时一位老人竟不知道情况,另有一位老年妇人更不知道是何作用,心底泛上一股莫名的悲哀,传统——遗产!

穿村过庄,走上老洛栾公路,快速通道开通后,这里冷落了许多,路况也越来越差,处处沥青泛起,底石裸露,车行其上,很不舒服,但是对于山村少年来说,这些都不算障碍,一辆辆摩托咆哮着飞驰而过,坐在那上面的少男少女们,都是三人、四人一骑,那“唰”的一声,使人不寒而栗,身心也禁不住“唰”的一下。我知道,他们是冲着小城今晚的烟火而去的。向往美丽,向往热闹,无可厚非,但愿孩子们能安全来回。

武松川的流水依然淙淙有声,五里河汃却毫无水意,进沟第一个村庄中,有一个沟口,里边就是罗汉寺的所在。去年夏天,狼和小城里的一群骑友们来过,,网上发的片片和文章很有诗意,再加上他说呢感动的描绘,给我和苦丁茶带来了向往,也便积极响应他今天的出游倡议了。

小沟进深不远,分为两条小涧,中间一座鼻梁似的土丘上旗帜飘扬,树影苍茫,几个屋角露出,颇有“藏古寺”的味道。沿土路上行,迎面的院落是一个农家小院,门前的椿树上,火红的出门帖子,颇显生意。树下是县政府树立的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小碑,左边的小院子才是真正的罗汉寺。寺院没有院墙,一条小径直通大殿,路边石竹含翠,冬青郁郁,一口铁钟扣在地上,约一米高低,上镌广化寺三个大字,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广化寺应该是龙门外边的一座大寺院,听狼说这是广化寺赠给罗汉寺的,心底还感到一丝惊喜,佛缘联结共同向善在这里得到了验证。拍照间仔细看去,大钟的肩上竟有几个新焊的铁爪子,再细看上边的时间、主持名字,均为修改新焊的,刚才的惊喜退了下去,直犯嘀咕,是罗汉寺自己讨来的?还是广化寺主持碍于面子赠送的,是他囊中羞涩,还是勉为其难,把一口弃之可惜的烂钟加固改造后送来?也算费了一番苦心,人心不古,佛心也不古了啊!但愿不是佛缘越来越薄的一种表现。不过叫人心里疙疙瘩瘩的是那钟上镌刻的制造地址、制造商姓名,联系电话等等,真为不伦不类。

院右边那通重修罗汉寺碑,字迹斑驳,审视再三,看出为明正德七年字样,其他内容因时间短,不易辨认没有记录下来。

后院的大雄宝殿,是新建的,紧邻的老母殿,厦房的关帝殿,应该是老建筑。佛寺里有关帝殿也不少见,过去佛道儒三教有过合一的享殿,现在更扩展到寺院里有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座位,我想只要人们心灵有点寄托,总比虚无飘渺要好的多吧?于是院里那并排飘扬的五星红旗和杏黄旗并不扎眼。

寺里没有一个人,扒门缝看看也看不清里边,想来也不外是泥塑神像。再看看四周,二涧夹峙,寺前交汇,左右小梁环抱风景还算不错,右后边涧里,一口水井是1991年修建的,说是罗汉井,水面平静,静谧清凉,井旁的一棵大树好像是芶树,满身树瘤,曲枝横斜造型奇特,对面小坡上丛丛石竹绿意片片,觉得可意爽目。

慕名拜谒罗汉寺,不过如此。人气不旺,静寂寥落,抬头看看,朦胧中夕阳模糊,隐隐下沉,农家院里已无人居住,虽然破败,但一院子麦苗却葱青油绿,完全不像其他田地里的久旱青灰的样子,是不是沾了佛气,不得而知,唯那棵小小的梅树闪着几只淡黄的小眼,目送我们归去……。

2011.2.21上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