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间仙境忆旧游  

2010-10-14 19:41:07|  分类: 山高水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最早感受的仙境是小时候看过的连环画——《白蛇传》,书中一页描绘了昆仑仙境,但见翠峰高峻,云雾缭绕,幽林郁郁,曲径缓缓,山坳处亭台楼阁,山谷里飞瀑流泉,睹之心旷神怡,仿佛置身其中,飘飘欲飞了。于是常想,人间真有这等妙处?

等到成人长大,走过不少地方后,才知道仙境无处不在,只不过各具特色而已,三山的隽永浑厚,五岳的静幽奇险,都给人留下了许多想象和记忆。当有一日旅游兴起,景点遍地开花时候,宣传的媒介铺天盖地,把祖国河山描绘的实在秀丽多姿,使你恨不得成为谢公、徐霞客、李白“一生好入名山游”了。

其时,我县也不落后,把原有的几个林场进行包装,努力推了出去。创业艰难啊!时任领导深入林区,探路寻景。庶民百姓劈山开道,餐风露宿。当时兴的“打造”一词诞生不久,景区也揭开了自己的面纱。于是在市场激烈竞争中,逐渐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,进而成为“中国最美的地方”,

一、初涉仙境历惊险

初涉景区是在1993年冬吧?为绘制景区导游图,我与同事在一个星期天出发了,一路兴致勃勃,满怀激情。天阴沉沉的,到达天桥沟时,在一个简陋的小店里匆忙吃过午饭,觅得一辆上山接民工的三轮车上路了,雪花漫天,飘飘摇摇,车子的突突声听来是那样美妙、动人。

山路新整,凸凹不平,越往上走,云雾茫茫,能见度越低。三轮车仿佛一叶小舟,漂浮在雾海里,偶尔几丛树梢掠过,朦朦胧胧,如诗如幻。雪花依然在飘,分不清那是峰峦那是深涧。

等到了黄石崖处,落雪已有寸吧厚了。我俩正在庆幸能够顺利到达时,忽然看见车后的印痕向路外偏了,不好,还没来得及多想,哐嗵一声,车身猛烈一抖,我俩向前一踊,接着又是一趔,惊恐中急忙跳了下来,跑到车前对司机大吼一声:“咋着唻?”司机趴在方向盘上,眼睛闭着,苍白的脸上尽是汗水,好半天才摆摆手,低声说了一句:“甭吭气!”我俩再回头看看,车头撞在路外边的一道石嶙上,探头看看路下,云雾弥漫,不知沟有多深啊!我们的腿也软了,站在那里愣怔了许久。

过了一会儿,我俩说:“师傅,俺不坐了,钱俺付了,步行走了啊!”说着掏出钱来递了过去,司机满脸愧意,急忙说:“兄弟们,恁可不敢走,恁俩走了,我一步也走不成了啊!”看着他乞求的模样,我纳了闷了,少俩人不轻快些?他大概看出我的想法,急说:“你不知道,车越轻,下坡越不好走啊!”虽说我俩坚决不坐了,但看到他为难的样子,又说:“好吧,我们一路走!”

“那不行,恁俩还得坐上压着!”

“算了吧!”我俩说着移动了一下脚步。

他慌了说:“兄弟们,兄弟们,这样吧,我不要钱了,恁俩站在车后边的踏板上,咱慢慢下,恁们看着,真要是再有危险了,恁俩跳下来,甭管我!”

话听起来很悲壮,人到难处其言也善啊!良心把我俩又催上了车后,他再三交代我俩抓紧后,然后慢慢启动了,缓缓,缓缓,三人行走的很是惊心动魄,那时的感觉就是“风雨同舟,生死与共”了!

林站处,分手了,颇有感触,但没有过多的语言,只是六目对视了很久很久……

风雪中,我俩又走了一段路,才到达林场的场部,说明来意,场部的人很热情,把我们安排在简陋的工人宿舍里,一路的颠簸惊吓,觉得很累,躺在床铺上浑身酸软。

天渐渐黑了,爬起来吃过饭,站在门口看看,雪花还在不紧不慢地飘着,门外的场地里,好几个工人都在烤火,每人一个烂瓷洗脸盆子,堆着高高的干柴,火焰熊熊,他们都站得远处,偶尔走过去拨弄整理一下,看不明白为啥隆这么大的火,为啥站在外边,好一会儿火渐渐熄了,剩余的火炭一片橙红,无烟无味,他们才用棍子挑进宿舍,放在床头,顿时屋里暖和起来,夜来,满屋温暖,把闲唠和故事也弄得暖暖的。

由于身处生地方,醒来得早,四周寂静无声,只是觉得天光很亮,坐起身来,临床的工人师傅翻了个身说:“早着呢!”

只好又躺了下来,躺在暖暖的被窝里,想象着明天的行动,到主要地点看看,勾画几张草图,以备急需。

早饭后,在一位师傅的陪同下,我俩躺着盈尺的积雪沿水线往下走,“仙人桥”、“鳄鱼戏水”、“黑龙潭”、“黄龙井”、“盘龙潭”、“珍珠渠”、“白龙撞”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。看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听着空灵的天籁之音,真的陶醉了,那时“九龙瀑布”还没有路道,只好蹚着积雪,扳着树身,一步步挪到靠近的悬崖上,遥遥观看了一番。

下午,我们不听师傅的劝阻,执意要上玉皇顶,师傅又陪着我们走到山前,实在没路可走了,只好停了下来,林间看看石船,望望晴空下的皑皑雪峰,怀着一腔遗憾回到住地。

第三天一早,我俩要下山了,工人师傅再三挽留,说没有返程车,但工作纪律促使我们动身了,手拄一根树枝,蹚着积雪走过了白云山腰,走过了林站,那里已经没人了,走过了撞车的地方,自然又想起那惊险的一幕,看着几十丈深的山谷,心有余悸。

路走的很随意,身上也没有寒意,看着右侧山下的古塔,突然生发了下去看看的想法,然而急于到达,竟从一个山梁上攀着树木滑了下去,站在古塔旁,仰头看看,塔身损坏厉害,心情沉重——这就是久已闻名的乌曼寺塔?它周围的碎砖烂瓦可是乌曼寺的遗址?自然风景中有了人文方能彰显其厚度,但愿开发者在不远的将来把人文也重视起来!

身后的沟壑,树木丛杂,白雪掩盖了地面,遥遥看去直通远处的道路,为了节省路途,俩人竟一头扎进山沟,又是一番奋斗,终于大汗淋漓地爬上了公路,回头望望白云山峰,银装素裹,直插云天,仿佛一位文静的姑娘!

人啊,每天都在走路,直路,弯路,小路,坦途。各有各的目标,沿途也各有各的风景。有时也会自作聪明去走一条新路,结果误入歧途,偏离目标,不得不付出代价啊!

接下来的经历便是这样,大路本来走来省力,忽然觉得绕远不少,于是爬上了山梁,想走捷径,走着走着,觉得方向有了偏差,雪野茫茫,不见人家,想问个路也难,俩人犹豫了,好半天做不出正确的决定,最后,还是硬着头皮走下去了,走下一个小坡,看见一户人家,心里充满惊喜,快步走过去询问,方知南辕北辙,大相径庭了!

看看天色,不敢耽误,一转身踏上人家所指的方向,走了过去。鲁迅先生说过,世界上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便有了路。但是此时,我们实在不希望人们沿着我们的足迹走下去,也不愿看到一条错误的路径。

终于到了山口,据说从山里到311国道是50华里,加上走错的路,不知道究竟会有多少里,只觉得又渴又饿又累,挖了一把雪吞了下去,转身急忙踏上客车,便昏昏欲睡了。

归来后,俩人在草图上反复推敲导、修改,最后付诸实践,冒着寒冷,在一个硕大的版面上作画,几经领导审阅,总算完成了,然而心中的印痕却始终挥之不去。

十年之后,我的同事遭遇了一场车祸,撇下年迈的父母和妻子以及两个幼小的孩子,永远地走了。

2010.10.12

二、拍片再次入仙境

1995年暑假,省市电教馆给各县馆下达了任务,拍摄爱国主义教育专题片,我们的主题是白云山。接到通知,局领导也很重视,作了指示,要求利用现有设备,尽力拍好。

接下来是写出脚本——《仙境行》,由于有过上次经历,所以写得比较顺当。记得8月5日上山,一行四人,机器两部,中午到达,下午就开始走了水线,收获颇丰,沿途的那些景点尽收囊中。

6日一早也就是3点钟吧,为了拍日出,摸黑上玉皇顶,紧走慢爬,总算按时到达,累得直喘粗气,朦胧中看到一批先到者,坐在山顶的凹里,大雾中冻得直打哆嗦,有几个似乎有准备,披了个单子,真有一副参禅悟道的模样。看到人家的样子,我们似乎也觉得寒气逼身,找来几根干树枝,生上一堆火来,谁知山顶气压问题,烟气不往上升,一律卷了下来,把山顶的人呛得直咳嗽,那批人很有意见,我们立即灭掉了它。

时光一分一秒流逝,大雾仍然没有撤去的意思,眼看着手表,九点——十点——还是混沌一片,先来者叹着气陆续下山了,这就是没有运气?或者时髦的说法叫做机遇不好?既然如此,也得进行,架好机器,把登顶一段解说拍了下来。

11点吧,突然雾散了一些,云层掀开了几道缝隙,几缕阳光洒了下来,仿佛舞台上的射灯,把远处的山峦,流云照射得清晰生动,我们一时惊呆了,这种涛走云飞的景象实在是没有见过,急忙横过机器,拍了下来,觉得不虚此行。

倏忽之间,大雾再次弥漫了山顶,到处又是一片混沌了,而且下起雨来,看看无望,只好收机下山,回来走的是“小黄山”,路况很差,雨越下越大,我们用仅有的两块塑料纸包住机器,一把雨伞让女解说员打着,一步一滑,一步一滑,走了下来,当时我真担心女孩子哭鼻子不走咋办。呵呵,想错了,她很坚强地走完了全程,回到住地,天已黑了,衣服全部淋湿透了。没有替换衣服,只好钻进被窝,把衣服晾了起来。

7日上午,再次外出寻找一些镜头,山石,小溪,丛林,古树……

8日上午,离开了白云山,天桥沟处,我因开会需要外出,同事们继续没拍完的镜头,驱车往木扎岭去了。

素材很好,后期制作由于设备差,效果不很理想,生硬的画面切换,总叫人觉得不舒服,看来一如生活啊,刚柔相济才是完美的境界。

后来片子送省参评,得了个三等奖,但市馆领导对我执笔的解说词颇为欣赏,使我感到些许安慰。

2010.10.13

三、仙境盛会留丹青

2004年夏,接市教研室通知,省美术骨干教师培训班在白云山举办,虽然是省室自己操办,但作为基层单位、地主,理应作出力所能及的帮助。向局长汇报后,领导安排必须尽好地主之谊。于是,联络、打前站,几天后,迎来了全省的美术精英。

会议进行的十分隆重,市教研室主任和我们局长分别致了欢迎词,省教研室书记作了讲话,省教研室主管对几天的学习研讨进行了详尽的安排,晚上,举行了联欢晚会,省室郭书记即席赋诗,赞颂了白云山的美好景色。

晚会后,郭书记给我题写了他的诗作:“白云山旁白云飞,云雾峰上涛声急。九龙瀑布泻谷底,山间溪水天外溢。层峦叠嶂看翠柏,蝴蝶绕花醉人脾。与君对弈酌美酒,森林氧吧催尔迷。借问避暑芳草地,“人间仙境”八仙齐。”我也略步其韵和了一首:“白云山前白云飞,原始林侧骤雨急。千尺素练凌空下,九斛珍珠绕石溢。路陡岩峭雯妮领,树高屋矮村嫂依。野味小酒奉远宾,沁君清峻淡泊脾。”郭书记的诗回去后作了修改,8月27日发在《河南新闻出版》报上。

开班后,理论课主讲河南美术出版社张复乗老师,讲得深入浅出,通俗明白;农专附小牛老师语言诙谐,幽默生动。同时还展示了他们的画作。写生第一课是登玉皇顶,众位老师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争先恐后,奋力攀登。沿途或对景勾画,或凝眸沉思,或讨论教学,或交流经验……处处流露出丹青高手们的审美情趣和语言特色。作为一名爱好者,我心情非常高兴,难得近距离接触这些专家,脸红着奉上了自己的拙作《钢笔风景画》册,与他们进行了交流。

中午,登上玉皇顶,举目四望,群山奔涌,林海苍茫,松涛阵阵,白云悠悠,心旷神怡,此乐何极?站在这中原第一峰上,千山落脚下,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实在叫人自豪。

张复乗老师展开画板,牛老师抽出了画笔,众同仁打开了速写本子,一股丹青之气从峰顶油然而生!

2010.10.13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