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秋阳明媚自驾游  

2010-10-14 19:36:31|  分类: 山高水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呵呵,写下题名,自己先笑了。自驾游,自驾游,两个轮子驮头牛啊。说来还是想笑,我们的自驾游有别于时下兴起的自己驾车,自助出游。假期一来,带上全家或者密友,或宝马,或别克,或捷达,或长安……潇洒走一回。但看看风景,叙叙亲情,愉悦心情,陶冶品性的结果丝毫不亚于他们。

相比之下,我们的自驾游显得更自由、更洒脱,大小假期都可以相约出行,有时甚至是兴之所来,一人单车,慢蹬徐走,把自己融进流动的风景里,不管路途长短,都会满怀收益,悠然而返,回味盎然。闲暇里.,再上泡一杯毛尖,打开电脑,贴几张片片,敲几行文字,那种情味又是一种模样啊!

一  长风送俺去庆安

国庆长假的第三天,晨练时,文友“狼”挂着一身篮球汗腾腾走来,长期同游,心有灵犀,一拍即合,半个小时后,单车简陋,装备了了,信心满怀,二车并行了。沿快速通道,一路投北。艳阳下,秋风拂拂,垂柳依依。大道上,车水马龙,南来北往,其中多为出游者啊!

我们自有自己的目的地,几分钟后,拐进了赵村川。路是村村通,路面平坦,再也不见早先年的坑坑洼洼,沿途的村庄至少是路边,都有一点新农村建设的迹像,或者粉白了墙壁,或者新建了花池,尽管管理还有差距,但毕竟觉得爽心悦目啊!

田野里,正是收获季节,村民们忙忙碌碌,以自己的耕作方式进行着辛勤的劳动,一家人掘地者有之,“蹦蹦虫儿”(手扶拖拉机)划地者有之,旋耕犁耕地者有之。一块蓝天下,差异有上千年吧?但这里没有一刀切,有的只是耕作者的殷殷希望,在他们心里,都希冀着有一个充盈厚实的来年.。看见这些,耳边推销肥料的商用车上,常香玉“花木兰羞答答施礼拜上……”的唱腔也觉得分外高亢了。

一路走去,农家的院子里、房檐下、山墙上、树枝上到处闪耀着玉米的金黄,把村庄熏染得一片丰盈;田埂上,棵棵柿树枝上挑着点点橙红,湛蓝的天幕下显得分外耀眼,然而我更喜欢的是霜叶落尽后那繁硕的骄子。

看到这些,那两乡结合部,地头偶尔冒起的阵阵浓烟,也变得淡了许多,许多。禁烧宣传车天天宣传,但人们仿佛觉得这污染离自己尚远,并不像汶川、舟曲的灾害那么骇人听闻,而另一个角度说,这秸秆的处理也让村民们有一定难处。生活好了,不再烧火燎灶,牛好像也饭量小了,这秸秆还真是没有合适的去处,满怀希望的秸秆发电,除了在荒滩旁推了一个场面,再也不知啥原因,没了动静。好在沿途还见一个地方在收购秸秆,虽然对于几十万亩土地来讲只是杯水车薪,但毕竟会减少了青烟的浓度吧?

路与省道交汇了,这条省道,只从快速通道开通后,冷清了许多,近年来也进行了修缮,变成了水泥路。路旁柱柏亭亭,蓊郁劲立,仿佛仪仗队似的。行走在路面上,使人觉得有一种肃穆的感觉,大坪乡的决策者,大概看到路况过于严肃,最近作出决定,动员村民们把路边整理一新,说是明春种上油菜,既可以增加收入,又可以调节色调。这样的思路无疑是积极的,百姓心里有杆秤,谁能贴近他们,为他们想事,谁就会得到拥护。于是又想到了,前些日子回老家路过这里,沿途看见南大岭上又建了许多新渠,纵横沟通。我想,全县唯一一直发挥作用的小型水库——清沟水库,也会觉得心情舒畅,更会使那些为它出过力气,流过血汗的父辈们,心理得到安慰啊!

跨过清凌凌的赵村河,没走多远,看见了庆安寺院里的菩提树,翁葱郁茂,勃勃生机。给这座古老的寺院平添了一些生气,走到门前,铁将军把门,打听村民,说是主持进城给朋友祝寿了。只好从门上的小洞往里看看,怅然离开。

二  阎庄镇上读草莽

第一个目的没有达到,也没能阻止我们继续行走的脚步,时近中午,艳阳高照,使秋又有一点夏的味道。我们敞开胸襟,用步子量完了三里多的庄科后坡,当站在岭头举目四望时,心里为之一畅:七峰叠翠,古意盎然;南湖一碧,波澜不惊;九皋巍巍,矗立伊滨;思远清秀,独据一方;露宝苍茫,横卧北地;花山雄峻,壁立千仞;更有那天池山,逶逶迤迤,伸向熊耳山深处,引人入胜。

迎风而站,遥指思远山前,那疏散的村落,确定着第三个目的地——碾盘岭的方位,心底充满了新的希望。

一路顺风,阎庄古镇上用过午餐,带领“狼”走进了民国时期豫西有名的草莽英雄——万选才的故居。

故居坐落在阎庄镇的后街,并排两所院子,典型的豫西四合院,前后两节。东院相传是万选才的哥哥居住,西院是万选才居住。青砖瓦房现已破旧,但架势依然雄峻,使人想得出当年的气势。

万氏祖居伊川万坡,后迁居阎庄北段沟村,再后来迁居阎庄。万选才出身贫寒,早年随父做木工、卖馍为生,后来时势不稳,做了局丁,再后来与同村张世臣等人揭杆上山为匪,迅速发展壮大,成为豫西一股较强的势力,过了一段时间,入陕西投奔镇嵩军,从此成为西北军的一部分,参加过中原大战,由于万选才骁勇善战,不久做到河南省主席,这是豫西众多绿林中唯一一个官位最高的草莽英雄。

可惜英雄气短,1930年遭刘茂恩暗算,诱捕送蒋介石处,劝降未果,被杀害于南京雨花台。

万氏故居解放后,很长一段时间是民主政权办公的地方,我记事时是阎庄公社的办公地点,那时的院落洁净有序,走进去觉得气氛很严肃。后来文革开始,这里红卫兵曾经占领过,院子里的所有设施均遭到破坏,破四旧敲坏了房上的吻兽、花脊,锻坏了所有柱脚石上的精美图案,还有精致的老式家具。记得有一次两派斗争,被围的一派上牢了大门,大部分人上到房坡上,揭掉了不少房瓦,作为武器,后来没有斗起来,可房子遭到了破坏。文革后,虽然秩序得到恢复,但院子里再也没有原来的那种威严气氛了。

八十年代,公社搬了出来,这里先后做了好几种公用场所,居住者只管居住,不管修缮,这里越来越显得破败了。

如今大门外仅仅树了一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,两个大门都封闭了起来,从西院的侧面开了个通道。西院有人居住,屋檐下挂满了玉米,到有几分生意。后院是个养鸡的地方,一个网门把鸡们圈进了当年省主席的住宅,可谓待遇不低啊!院里烂砖碎瓦,粪便斑斑,气味难闻,不知万主席在天之灵作何感想。

东院全封闭,不知内况如何,想来会清静些?之后又到后街,顺便看了万殿尊的故居,他是万选才的叔叔,曾在老万手下做过师长,没有听说过他的归宿,倒是留下了这所院子。他的级别低,房子也差一点,四合大院房子低一点,砖瓦房子还有土坯墙壁。如今也是易主了。

阎庄其实闻名四方的是“万氏佳城”,也就是万选才的陵园。陵园在阎庄镇的东边大约一公里处,占地50亩,有人说是100亩。记得小时候,在乡医院做医生的爷爷曾带我去看过一次,那时大门以外是通往洛阳的大路,路边有一座大大的影壁,上边的装饰已经记不得了,大门显得非常雄伟,上边有着许多匾额、题赠。进了大门是青砖铺地的甬路,路走不远是一座小桥,小桥横跨在一个青砖砌就的深水池上,过了桥,路两边排列着石人、石马、石羊,曾记得爷爷把我抱到石羊背上,骑了骑非常高兴。又抬头看看那些石人,觉得很是威武。进深的路边左右两座八角亭子,再前行就是牌坊了,那时候还不知道是水泥做的,只是觉得样式很别致。二门也很高大,造型也很奇特,进了二门,正屋五间,左右厦房。院里青砖铺地,栽种着梧桐,石榴,院落清静、肃穆。后来长大了才知道那些石人叫做翁仲,里边的正屋叫拜殿。

万氏佳城的命运和万氏故居差不多,解放后收归国有,县里在这里办了个农科所,老百姓们都叫他农场,万选才的尸体也移出墓塚,埋进了大东沟,墓塚做了苹果储藏窖。记事起这里满园果树,春来鸟语花香,秋至硕果缀枝。当时周围都是透花墙,也不见有人伸手去摘,都觉得那是国家的东西,想想仿佛也是一种耻辱。

门前的大片土地也是农场的,总见一些技术人员在田地里劳动,他们的耕作总有新鲜的地方,他们的收获也总是与众不同,于是便有了几分神圣。

文革来了,这里也同其他地方一样,影壁推到了,门楼推平了上半部分,院里的石器都推到了,匾额、题赠,无一例外敲打的敲打,糊泥得糊泥,后来再罩上白灰,涂上红漆,喷上忠字图和伟大领袖像,一切都变了个样子。工人们不做工了,天天上街游行。还有一个时期县五七大学的农业班办在这里,倒是沾了一丝“文”气。

从此这里衰败下来,再后来的住户只知破坏,不见修缮,满园狼籍,确似一个坟场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落实政策,万氏故居和万氏佳城归还给了万家,万家后辈人举行了个仪式,把万选才的尸骨迁回茔地,立了一通碑,又把原来没有破坏掉的石碑立了起来,供人瞻看。

从前来过几次,也曾抄过碑文,但不知放在何处,兴之所至,又匆匆抄写一遍,碑文以国民政府要员,上海警备司令——杨杰的《得英贤棣诔文》为佳,内容贴切,言辞委婉,情感真挚,今录于后,以飨读者:

呜呼!好一个时势为英雄所造,英雄为时势所糜啊!

三  思远山前听神话

叹罢草莽,心目中还有第三个目的地——碾盘岭。呵呵小时候听奶奶讲了多少遍,长大后又重复了多少遍的神话故事,偶然写了下来,竟引起“狼”的无尽关注,一年多来总想亲临其境,看看那神奇的碾盘,实地感受一下故事的意境。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,但为了不使他再留遗憾,毅然推车上了銮驾岭。

銮驾岭的得名同样有着美丽的传说,想当年,武曌临朝主政,怀念怀义和尚,几经打听,原来隐居思远山上,武曌不顾路途遥远,驾临此地,把銮驾摆放在一个镇子上,从此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深山小镇叫作銮驾镇,后边的丘陵也叫銮驾岭了。究竟是真是假,现在的阎庄确是清同治六年由銮驾镇、古垛庄、凤凰台等八个村庄合并而成的。

銮驾岭上迎风北眺,思远山更近了,在她的面前不远处一个小山村,那就是神话发生的地方——碾盘岭。

说的是很多很多年前,有一位逃荒的人,来到这里,实在是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,就结庐山前,开垦荒地,勤苦养家。饥寒交迫的生活使他昼思夜想,何时才能富起来啊?后来结识了一位毛鬼神,这毛鬼神的本领就是善偷,他在毛鬼神的“帮助”下,迅速富了起来,楼瓦雪片,良田千顷。后来不知听谁谗言,说是“毛鬼神既可以把你偷富,还可以把你偷穷”。这个人心生歹计,让毛鬼神到北地偷一个大大的碾盘回来,并作出了很多承诺来报答。毛鬼神也是鬼迷心窍,呵呵,偷回来时已是黎明时分,它又累又饿,觉得碾盘分外沉重,忍不住高叫“接接吧,接接吧!”那人就是不吭声,毛鬼神连叫几声,不见动静心慌了,双腿打颤,又叫了一声,那人突然说“压死你哩!”毛鬼神心头一凛,腿一软,硕大的碾盘从此压在它的身上了。呜呼哀哉,为富不仁的嘴脸,愿做帮凶的下场成了流传不衰的故事!

    在重复故事中,我们又下了一面坡,上了一面坡,再下一面坡,才走近这个村子,几经问寻,在几个孩子的带领下,总算在村子后边找到那被南瓜秧遮盖得严严实实的碾盘,拨开秧子,粉白色的石面上石花斑斑,一脸沧桑。碾盘果然厚大,直接放在地面上使用,看到这里,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一幕闹剧,也仿佛看到先民们抱着碾棍,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,又走了过去,回环的生活啥时候戛然而止,子孙后代们跳出了贫困的怪圈,实在是好于传说百倍啊!

我们驻足凝思,抬头看看思远山,低头看看碾盘,一种别样的情愫涌上了心间……

2010.10.11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