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风雨小棠婶  

2010-07-19 19:25:50|  分类: 故人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夜来的雨下得没完没了,一点也不看顾小棠婶,让她老人家在入土的时候再经历一场大雨,乡亲们淋着,和着,终于封好了那稀泥般的墓堆,一个个累得直喘粗气,脸上分不清那是汗水、那是雨水啊!

小棠婶一生命苦,不知道她何时来到黄家,我记事起,仿佛觉得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。吃大锅饭时,她的丈夫——我的叔叔就犯事了,住了监。那种时候,一个人带着俩孩子的日子艰难可以想见。不过那时她一定很注意自身形象,显得干练,成熟,被人誉为“风摆柳”,这里边的含义,一个可能是她模样俊俏,如风中柳树阿娜;一个可能是她经历风雨考验吧。

开始的一段时间里,她带着两个孩子熬着日子,下伙后,她们一家三口回了库区娘家居住。娘家只有老父老母,看到女儿拖儿带女归来,老人家伤心之余接纳了他们,从此老老小小相依为命,日子过得仍然艰难。作为家庭主要劳力的她,风里来雨里去奉老养小,吃的苦头一定很多。

在婆家这边,由于四爷旧社会做过保长,解放后服刑在黑龙江,这时候,四奶奶日子也很沉重,背着四爷和叔叔的政治负担,和两个小儿子生活。后来二叔长大了成了一个强壮的大小伙子,也由于家庭的原因二叔原来定的亲事退了,从此没有人再愿意跳进这明显的“火坑”。他师从婶子的父亲学会了碫石磨技术,从师期间,帮助婶子家做些农活,照看俩个侄儿女,长时间的相处,叔嫂之间产生了感情,那两位老人也看女儿可怜,拖儿带女,再找人家怕孩子们受委屈,就默认了,但大叔叔还在服刑,从理上说不过去啊,也可能是有人有意见,把消息传给了大叔,大叔在狱中烦躁不安,一反改造中良好的表现,几次图谋越狱,结果罪行加重,以致走上了不归路。

事实已经这样,婶子和二叔顾不得人言的风雨星子,结合了。这在当时农村里,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啊!他们想的就是孩子和一个家庭的“圆满”啊!

此后的日子里,他们顶受的压力之大,就可想而知了。慢慢地又有了一儿一女,原来的儿女也长大了,随着家庭成分的改变,先后成家立业,日子有了很大转变。

风风雨雨里,婶子老了,她本来就年长二叔七岁,显得苍老许多,后来身体一直不好,二叔很关心她,家庭条件虽然不是太好,也总是尽力医治、照顾她。近二年,她精神失常了,二叔的日子又紧张起来,儿子儿媳打工不在家,他每天忙了地里忙家里,尽心照顾着婶子,婶子思想一时清楚一时模糊,模糊起来,站在门前高声叫喊叔叔“妈——妈——”,有时又高声叫着二叔的名字骂二叔,二叔弄得很无奈很尴尬,但总是哄着、诵着,尽力照看她。

岁月的风雨,终于在盛夏里摧倒了婶子这棵“柳树”,接到家里的消息,我和妻子回去吊丧,几天来又是风雨不止,一切事宜办得很不顺当,闲暇里想想婶子这个复杂的人,心里很不好受,她的一生饱受苦难,她的作为有时叫做晚辈的也很尴尬,但认真思想起来,她又是个可怜的人,是岁月的风雨蹂躏了她,雕琢了她。与她的本来不应该划等号啊!

雨还在下着,烟幕里,纸幡淋漓,鞭炮喑哑,踏着泥水离开了那片狼籍的土地,走了几步,又忍不住回头再看看那座矮矮的坟堆……

2010.7.19(农历6月8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