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在父亲百日纪念  

2009-09-08 15:47:57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,父亲辞世整整一百天了,我和全家跪伏在他的遗像前,点燃了那象征财物的纸品,泪水也再次夺眶而下,看着老人家瘦削的面孔,又想起他勤奋的一生。

父亲四岁丧母,与姑母、祖父相依为命,苦度时光,大约六七岁吧,又来了个奶奶,这时候家才像一个家了。后来祖父送他进了学堂,大约读到四年级吧,由于时势不稳就辍学了。在家里他白天帮助祖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晚上在祖父的催促下学习医术,在奶奶的纺花车前就着一盏油灯苦读,读着读着瞌睡了,爷爷并不因为他是自己的独子而心软,听奶奶说,往往抬手就是一烟袋锅,疼得他哭不敢哭,接着再读。也难怪后来父亲一提起相关的药书内容,总是记忆犹新。

那时,家境并不太好,祖父经营自己的小小药铺,经常出诊看病,父亲承担了家里的不少农活,闲暇还要割草拾柴,听奶奶说,父亲两次从高处摔下来,一次是割草,为了探割一把好草,从几丈高的崖头上掉了下来,头扎在崖下的土里,昏迷过去,在小伙伴们的呼救声里,奶奶赶到把他拉了出来,几经折腾才清醒过来。又一次是为了一枝干柴,从高高的柿树上掉了下来,下边是个料礓堆,磕得头破血流,在眉毛骨伤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疤。后来耳朵变得聋了,一上火,就流出黄水来,这个病疾整整伴随了他一生。俗语说:一聋三分疵,父亲本来不爱说话,以后就显得非常沉静。

后来,姑母也出门了,母亲也来了,解放后,小家庭仍然是中等水平,父亲已经可以自己独立处理一些常见病了。也经常参与一些集体的活动,从我记事起,祖父已经做了集体的医生,在街上上班,父亲在社里做记工员,兼卫生员,整天忙忙碌碌。不久他也参加了医疗工作,做一个防疫员东奔西跑防疫治病。

之后的岁月里,他先后去过德亭、黄庄等地,以后就在本乡做医生,有谁知道,他当时转为市民户口,吃的却是议价粮食,再后来几经反复,处境十分尴尬,第一次是返乡做赤脚医生,而后上级又收回他们,三年后,又下放为乡村医生,自负盈亏。从此一个国家曾经备案使用的正式医生和公家基本没有关系,只是保留了一个小集体的尴尬身份,这一切曲曲折折,父亲都经历了,都接受了,我们十余口人的家庭也在曲折中发展,其中父亲所承担的责任和承受的艰难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最清楚,但父亲从无怨言,默默地奋斗着,生活着……

渐渐我们兄妹成人长大,说亲、定亲、婚嫁、生子,还有住房修建,他老人家付出的太多了。正当家里大事基本完成之后,母亲却积劳成疾因心脏病离开了人世,父亲心里悲痛,神情黯然,但他还是默默的操持着自己的事业,给人治病救命……

一九九七年,父亲染病,治疗及时恢复的很好,一直到零七年再次犯病,住院后留下偏瘫失语的后遗症,他虽然说不出话,但心里还很清楚,积极配合我们的照料、治疗。最后一次犯病入院两周后病危回家,从此处于昏睡的状态,前后一年零俩月,他走完了自己坎坷、勤苦的一生道路。

父亲走了,但他的音容笑貌始终存留我们的心间,他的勤劳朴素、热心为人、任劳任怨的作风将永远激励着我们!在父亲离家百日的时候,我们深深祝愿父亲在那边有个好心境,平平安安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9.7【农历七月十九日】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