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伊阙临风思古今  

2009-07-28 18:06:08|  分类: 山高水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伊阙临风思古今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
周六,天阴沉沉的,前天的一个印痕将我带到伊河第一阙,那是和忘年交谈笑时,说到那些奇拙的树桩盆景,沧桑满目,咫尺古今,同时深深感慨制作人的艰辛和执着。而后又参观了一位作者的盆景,很受启发,也便有了采一株来养的想法。

快速通道上依然是车水马龙,多数是双休日的寻美者,寻山、寻水、寻心情,远离闹市走进自然,享受自然,

我一路避让着趾高气扬,怀着莫大希望,不疾不徐地走进线里村,进村后寻找到上山的路口,推车走了进去,山跟前,一家农户的大门紧锁,大概去忙生计了。我把车子撂在门下的小路旁,踏着绿草掩拦的石径,步上山去。

空气湿漉漉的,梦星雨润着伊滨的山水田土,四周灰蒙蒙的,树木绿得厚实,枝叶上挂着晶莹的露珠,除了阙下大路上的汽车喧嚣外,一切还算幽静。

上山的路湿润润的,一步一步走得很轻松,很踏实。羊肠小道拐来盘去,终于盘到了崖顶。站在崖顶,举目四望,伊河从峡谷中走来,透过雾霾,送来深沉的吟唱,这雄浑的后继恐怕就是那动人的秋声吧?龙头山前,它拐了个弯儿,笑看着崖口滚滚走入南湖去了。

早就听说崖顶上有个没门庙,也仿佛听说过一点故事,可惜都忘怀了。眼前的秋庄稼蓊郁茁壮,在湿风中摇摇曳曳,基础很是不错,但愿未来不会有旱象,给乡亲们一个饱满的秋天。

庄稼地如今都是施药除草,地里很干净,力气倒是省下了,但不知那除草剂真的有无污染。不希望若干年后再发现后遗症,匆忙治理,劳民伤财。

小路上的草带着露水,没膝深,看来很少走人了。一边拨着,一边走着,鞋子湿了,心里却不埋怨,抬头看看,庙宇的屋脊和迎风招展的杏黄大旗都还八成新,看来没门庙新修不久,跨上庙前的台子,蒿草满地,丛草中一个小房屋墙上靠着两通石碑,拨草走了过去,仔细一看,一通是清同治五年重修义应候庙的碑记。另一通字迹太小又剥蚀严重,看不清楚,无非也是歌功颂德之类。没带笔纸,记性又差,看了半天印象不深。

回过头看看三间正房,一般的出檐砖木结构,廊下左右堆放着盖房剩余的檩条、椽木,屋门紧锁,蛛网纵横,从窗户棂间隐隐约约看到神像的飘飘衣袂,其余看不清楚。屋门上有木炭写的几个字叫人觉得沉重和无奈——“屋里没钱”,这是在告诉那些梁上君子不要打扰圣贤吧?神灵不能自顾,还需人来呵护?真不知道善男信女们做何感想!

站在那里,看着荒凉的庙院,又想起了没门庙的传说,鲁班造门,毛贼盗门。木门,没门,都有缘由。义应候,熙宁候各有故往。即便是李密、王伯当双双殉义又有多少新意?汤汤伊水的记忆里,比这更为伟大的伊尹不也少有人问津么?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两程故里丢失的匾额,鹤鸣宝观不翼而飞的石碣,心底泛起一丝哀伤。

忽然觉得游离了主题,今天是来采树桩的呀,收回思绪,迈步顺崖顶走走,崖的边沿都是茂密的荆棘枣刺,密不透风,事实并不像想的那么简单。望着厚实的障碍,看看老迈的光腿,息心宁事,那悬崖上的风景不属于我,唯崖下吹上来阵阵清风,颇觉爽心,伸开胳臂,深深呼吸,采不来树桩的感受同样值得记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7.2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