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进磨子湾  

2009-03-11 21:36:47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当写下这个标题时,我也惶惑了,这从小就知道的地方,名字却十分陌生。这“磨子湾”对,还是“沫子”湾对?还是“墨子湾”?思忖良久,觉得沫子太土,墨子太文,就叫磨子湾吧!

二月二祭过祖扫完墓,在家伺候老父亲几天,他老人家仍然是昏睡不醒,整整一年来,都是这样,看得人心酸又无奈。负担不了他的病痛,只有尽心的照料吧。

期间,家乡的水池坏了多天了,一直打不成协议,几家人家为兑钱争争吵吵,人多了,人少了,在家了,不在家了,彷佛都有道理,于是就对沤。许多天来,人们又操起了钩担,从小河沟里一担一担地挑起水来,好在今年天旱,久不下雨,挑上一担水晃晃悠悠也算潇洒,后来,天终于没有辞住,还是下了一场小雨,这时那小沟里的小路,油滑油滑,担一担水不再是一种消磨,大家觉得不如水池的水方便,一开水龙头的轻便又占据了人们的心坎。也就再次议论、收款、争吵,但终能达成协议,还是出力修修好。

这天下午,村民们觉得买沙太贵,议论去磨子湾拉几车,找好车后,愿意出力的人不多,后来好歹有几个人愿去,我也想顺便去看看这久别的地方,几个人背着锨、锹相跟着出发了。

磨子河发源于露宝寨山下,弯弯曲曲,一路走来由于虎山坡的阻拦,在王莽窑村子右边,形成一个大湾,长年以来祖先们也就叫它磨子湾了。早年,一河两岸,颇有一些田地,平日清水汤汤,与竹园沟河在玉皇庙交汇,形成一条小溪,养育了一条沟的村民,记事起,小河边有着水磨、油坊、弹、轧花车,上学放学常常多了许多内容,看看水轮,瞅瞅油碾,更不用说春天抓条小鱼,夏天捉只螃蟹,秋天偷偷埋一些漤柿了。现在时过境迁,河水干了,河床高了,满目都是人们掏挖的沙坑,百孔千疮,散落在哪里看来极不舒服。

河滩两岸一边是新修的防洪大堤,一边是防洪和村村通共用的水泥坝基,近年也没下过透雨,防洪堤坝也没显示出作用来。不过村村通上倒是车水马龙,三轮车、农用车、简易车跑得飞风一般。人们赶集上店懒得走路,一半块钱买个轻松。

看着河旁的石砬子坡,高大的山石没了,坡头失去了峥嵘,多出了流沙,树也长得不怎么样。夹河滩上的学校恢复了原貌____玉皇庙,又成了善男信女朝拜的地方,小时候走进那里边,是上学去的,神像已被父辈们打掉,只剩梁柱上的云纹图案,灰蓝相间,看着瘆人。以致一个人不敢早来学校,因为奶奶等绘声绘色的“龙抓王选,龙抓邢氏女”故事,实在吓人。好在那时的老师很敬业,学校的生活也淳朴,自己的成绩也优秀,给童年、少年阶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若干年后,任教母校,天热门前有溪水相伴,天冷却不好受,夹河滩上两来风吹得烂庙堂如冰窟一般,那床薄棉被抵御严寒的能力太弱了,蜷缩在床上,风的呼啸声又常常使我想起那些神怪故事,于是一夜无眠,直到早起的学生们踏进校园。

这里的五个冬夏春秋,有苦有乐,生活简单但不失趣味,民办的事业干得有声有色。在这里边教边学,弥补了动乱年间失去的知识,磨练了教书育人的本领。为后来走进师范学校奠定了较好的基础。

过了玉皇庙,从过去的山坡腰里新开了一条路,村村通越过了竹园沟河,一直向里延伸,虎山坡下的一大块平地叫做大湾,看着那地里残存的一道道石埂,脑海里又出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岁月,白日一把锁,夜晚一盏灯,战天斗地,全大队集中在这里,热火朝天,刺骨寒风里,谁也不敢懈怠,叮叮当当的锤钎声显现着那个时代的强音,一块块花岗岩被敲打的有棱有角,在社员手里垒得一墨照线,连河滩里也是这样,可叹老天从来视小民如草芥,夏天一场暴雨把河滩又扫了个精光,便宜了下游人,捞取了许多垒房子根基的石头。

地边河岸上,原来的大柳树不在了,然而那时候的批斗人声音似乎还在耳畔回响,记得大队支部书记白天带人垒堰,晚上低头认罪,一条单裤子如何也挡不住河滩里的寒风,这个起义的军人也怨他自己,大锅饭解散后禁不住小片地的诱惑,自己弃职不干了。那时每天晚上都与牛鬼蛇神四类分子站一起,他无论如何也弄不清这是哪回事。如今他已作古,但瘦削的身影有时还在眼前晃动。

北坡上,新建的一所小学,两层楼房俨然,听说学生现在很少,由于坡高,学生和老师都不愿意上去,质量可想而知,真拂了当时争楼者的一片苦心,一个村里好不容易争来一个项目,争来争去落个这样的结局——盖了两座学校。

路过了大湾,沿虎山坡根向村里伸去,路下那块平地,早先年是座石牌坊,是为许门一位贞节女立的,后来被雷击了,落下个贞节不纯的话把儿。后来连石柱,石匾都散落各处,其子孙后代也没人再说其事迹了。再后来那块地里曾立起一片小高炉,炼出一堆铁锅熔就的生铁,瘫在地下好长时间。

村子很古老,从名字上看——王莽窑,就至少要追溯到西汉末年,传说那是撵刘秀时的遗迹,可惜王莽住在坡下,刘秀就住在坡上,二里之遥,竟不知道,第二天又起得晚,生生放走了刘秀,成就了东汉的百余年帝业。又有传说,这里的人是嵩邑的土著,并有他们没有脚小拇指甲的传言。还是前几年,村里写村志,才看到哪里的家谱原来他们来自山东,且比较晚,看来人的传说总是有误。过去村子破破烂烂,现在到处都是水泥铺地,还有几座小楼掩映在树丛里,彰显着现代气息。

转过虎头,河滩变得宽阔了,磨子湾到了,到处都是淘沙的痕迹,真正找一个好地方并不容易,这满滩的坑坑洼洼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,一方面是时代的需要,一方面又是乱采乱挖,孰是孰非,谁人评说?不早了,说归说,想归想,家里修水池的事情太现实,于是端起了新挖的一锨沙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3.11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