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月三日访太平  

2009-03-31 10:42:13|  分类: 山高水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三月三日访太平 - 思远山 - 思远山

三月三日,单身独骑出访纸房太平沟。走过伊河双桥,避开车流人群,来到太平沟口。教堂门前,人来人往。除了信徒外,几个小商贩也不失时机地摆了一片儿。成衣、童衣、日用百货,五花八门。虽说把严肃的礼拜弄得有点铜气,倒也增添了不少人气。

太平沟与竹林沟一左一右,相比之下,太平沟迎面就疏拉着几株杨柳。春风里,幼芽萌动,褐里吐绿,颇显生机。树间夹杂着的竹丛也泛着春意,在阳光下摇曳着欢快。透过竹丛,半山坡上,村民的一块小片儿地,抓住了我的眼球,那是整理好的一小块红薯地,三横沟之间夹着两行约十几堆的红薯窝儿,错落有致,细细看去决不亚于一件古老质朴的工艺品。

山坡之上,春草轻抹;树枝之间,山雀婉鸣,颇有一些清幽的感觉。脚下的路仍是土路,因雨后不久,走在上面仿佛绵软的垫子,很是舒适。由车信步,阳光逆影里,初吐的杨树芽子和粉色的桃花,仿佛透明的灯火,灼人眼眸。拔节的麦苗,长势正旺,纷披于石埂上、沟坎边,极不规则,却极有情致,一冬无雪也阻挡不了生命的成长!

前面几户人家,多数还是青砖灰瓦,间有几屋茅檐,显示着山村的厚重。也有几座仿厅式建筑,鹤立其间,述说着时代。大杨树下,黄牛聊卧,铃铛声里,在细细地反刍着故事;小溪水里,鹅鸭觅寻,叽叽嘎嘎,在忙活着今日的生计。更有几个村姑,在凌凌清水里洗涤着劳作的汗臭和尘垢,希冀着洁净安适的时光。一切似画,一切入画,这就是田园牧歌的景象?

小沟再分左右,有几个小男孩子在水草中、石头下寻找着什么;几个小女孩儿则采了满把的野花儿,相互炫耀着情趣,忽然惊叫声里,小男孩的手里举起一个螃蟹,夸张的舞动着。我突然想起人们常说这太平沟里螃蟹很多,真不知道,这螃蟹的祖先们是不是奔着“太平”俩字来的。这太平环境下的横行之物,繁繁衍衍,多少年了,并无成灾,到底不过是一道风景罢了,因为万物之灵长,永远比它们智慧广远。

小溪边的麦场边上,斜放着几通石碑,大多断头少尾,字迹斑驳,且有的面朝黄土。审视半天,才看出其中有一通是《重修七星庙碑记》,一通是《重修永丰渠序》,均为清乾隆年间的遗物。七星庙碑没有下脚,内容不全,无非是神灵佑护,劝人向善之词;而永丰碑相对比较完整。仔细辨认下,笔录一遍。内容则记录的是清乾隆26——27年,沿渠民众在邑侯郭君的统筹下,在绅士李友龄的督领下,修缮永丰渠的事迹。读着碑文,遥想当年这邑侯郭君,不失为一任好官,此等善举,造福桑梓,理当流芳百代。再想想那阔五丈三尺,长十五里的浩大工程,六月告竣,那又是多少乡民的辛勤血汗,虽碑上无名无氏,更应该于此工共垂史册。

录罢,仔细想想,这两通石碑从不同角度,倡示了两种不同精神,用今天的话说叫作两个文明。不是吗?劝人向善,造福乡里,难道不是精神与物质的先创?于是心存感动。再抬头看看半坡上的水泉寺,殿堂新筑,角铃叮咚岂不是和谐的一种象征?

今天是三月三,是轩辕黄帝祭祀大典。华夏子孙,云集新郑,寻根拜祖,一定热闹非凡且意义深远,我想在这豫西的小山沟里,明媚的阳光下,那两通斜放的石碑,蕴含的意义也应该是于此相通吧?

小沟曲曲弯弯,很深,很远。散落的人家几十年、几百年固守在这里,除了那半山坡上几亩土地,更多的希望则是“太平”二字,要不,那位正在修树的大哥会说:“这里的村子都叫一个名字——太平沟!”唔,至此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叫朴素和纯真,也似乎明白了“太平”的动人魅力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3.29

 

附:

重修永丰渠序

天下事莫难于创始,而守成则易,以守成者苐蒙业而安,即有补偏救弊之大举,囘其固然,要总易于为力也,若夫守成而至于无成可守,天变猝至,浮议横成,百端轇轕,不可胜理,毅然于泯棼错杂之会崛起,而经营之劳于任人而逸于收功则恢复之力,又未尝不与创造等。伊南永丰渠,起自崖口,迄辉德庄而止,阔五丈三尺,长十五里,灌溉之利固莘乐堡一带,居民相依为命者也,乾隆二十六年,秋雨连绵,渠道废坏,所存者不及十之一二,会乾隆二十七年,雨泽愆期,民不堪命,因共思再兴水利,而苦于经理之无人,  邑侯郭公念切民瘼,慨然以开渠为己任,察绅士李友龄堪膺斯任,遂走以相委,又念民食多艰,许渠众贫户,借领仓谷以资力作,友龄遂而相水势,督工开渠,计工五千有奇,备历寒暑,凡六個月而渠始成,人之享其利,于今已三稔焉,众感公之德,而思有佀志之,谋序于余,余考斯渠之兴昉于明洪武年间,莫详开创之何人,后至嘉靖癸丑一坏,万历癸未再坏,有指挥何哉者,开濬两次,利赖至今,向非有  公以继之,则有为之前莫为之,后将四百年相沿之渠其不至,一旦澌没者几何矣,于是知地方之利益,其恢复之力自应与剏始同功,  公之泽润生民,垂诸久远岂有极哉,余故薰沐而教为之序

邑庠生高自振衣千氏撰文

邑庠生李荣光熙蓭氏书篆

二十七年渠长李友龄等议价买地开渠

二十九年渠长汪义浩协同按纳渠价

渠副:XXX  XXX  XX

乾隆三十年岁次XXXXXX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