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欣读朱辛卯美术作品【转原博】  

2009-02-16 11:04:49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昨天,一打开文学网,看到新卯兄的美术作品,很是高兴。这些画我不止一次读过,但每次读起来都有新的感受。对新卯兄的认识也就更进一层。

       我和辛卯兄是高小同学,印象中,那时他个子不高,白净净的脸,一身粗布衣服总是干干净净,虽然在校“敲小锅”,而他绝没有同龄人的邋遢气。性格也内向,从不多说话,学习成绩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 那时他好像并不喜欢画画,而我倒总是把书弄得稀脏。高小毕业,他考上了一中,我却遵从祖父之命,弃学在家读那些连字都认不下来的医书。

      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上世纪七十年代吧,我们又见面时,他已是县文化馆的美术干事,而我则刚当上农村小学的民办“孩子王”。一见面并不生分,相互说了别后经历,才知道他毕业后走进了部队,在那里学会了美术,也是刚转业回来。记得看了他的一些作品,很受感动,同时也很不好意思,一个原来并不爱好者,却很有成就,而我却仍是个“爱好者”。

       以后,在他的邀请下,我参加了几次县里的培训班,共同相处了一些时日,从感性上有了不小进步,也学到了不少东西。交往中,他始终以一个兄长的心胸关爱着我、不失时机地鼓励我,而“文革”把我革得十分自卑,总是“烂泥糊不上墙”,不求上进,缺少毅力,也始终没有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   到县城工作后,我们见面的机会多了,交流的机会也多了,然而多年养成的习惯不易改变——还是随意性大。好在一点收获是把一支钢笔的性能摸到了一些,在家、外出怀揣一个小本子,懒懒地看,懒懒得勾,有意、无意间留下一些小片片,有空翻看一下,还有一点趣味,那毕竟是我生活的一点记录,于是就觉得有点珍贵了。

       前年,忽生异念,把多年来的所谓速写找出来,一古脑儿地送到他面前,请他帮忙挑选一部分,准备结个集子,便于保存,并想请他写几句,他慨然允诺,百忙中挑选页子,并写了我读来觉得脸红的序言,着实把我夸了一番,好在我常年也始终以兄事之,夸就夸吧,兄夸弟白夸!呵呵!

       多年来,新卯兄扎根本土,以版画为主兼顾油画、水粉,颇有成就,多次参加省市画展,是我县美术界的领军人物。他的画多是农村题材,读来亲切、自然、引人,一村一地纯朴明丽,可游、可居;一人一物贴切传神,可呼、可出。

       近年来,新卯兄患有眼疾,转向摄影、写作,并不时有作品见诸报刊,他的文笔也很好,生活积累比较厚重,塑造的人物一如他的画作,描摹的场景更是耐人寻味。

如今,他的画作来到文学网,一下子使网页增色许多,他的画作很多,也请新卯兄不吝展示,同时也希望能在这里拜读他的文学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6年8月29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