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香 姑 【转原博】  

2009-02-16 10:57:08|  分类: 故人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香姑姓张,使我搬家后的邻居,那时大约15——16岁,似乎在上小学四年级,每天并不见她读书。印象中,她早晨起来啥也不干,不是靠在自家的门框上就是靠在我家的门框上,(当然原来是她家的)扎撒着头发,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些闲话,叫她进屋,她是不去的。
   “香——你弄啥来?”邻居奶奶喊她。
   “咋?”她一反慢条斯理的样子“喊叫啥来!”
   “死鬼气,都不会扫扫地?”
   “不扫!”
   “不扫,去梳梳头!”
   “不梳!”
   “那不会把盆倒了?”
   “谁尿谁倒!”
   “娘那脚!”邻居奶奶掂着苕帚疙瘩走过来,她才极不情愿地走回去,接着就听见满屋的摔打声。
     这一天,香姑不知从哪弄来几匹蚕,我和几个小朋友被邀请过去观看。她先让我们都坐好了,才慢悠悠地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方纸盒子,在打开之前,她挨个问了问我们的属相。
  “虎”
  “兔”
  “龙”
  “小龙”
   ……
     她松了一口气,才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,几张皱巴巴的半干桑叶上爬着几条白虫。“香姑,”我问,“这是啥虫?”
   “二蛋! 这是蚕,会绾茧的。”
   “茧会做啥?”
   “过五月单五儿做猴娃。”
   “猴娃”又勾起了我的童梦……
   “那它咋绾茧来?”
   “过几天,它眠几回。”
   “眠?”
   “啊,眠几次就不吃桑叶啦,弄几根扫帚棍儿,把它放在上面,它就吐丝做茧了。”
   “那——它会死吗?”
   “滚蛋,就你话儿多!”我吃了个没趣,别的小朋友也不敢再说话了,再动了。
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蚕在我眼里已不新鲜 ,“不过就那几条白虫,不看!”就站起来要走。香姑大概觉得刚才说的话不合适,就拉住要叫再看看,并答应端午节一定送我一个蚕茧做猴娃。
猴娃,这时对于我一个已经上了学的学生,并没有多大吸引力了,况且母亲又不在家。
     但对于但是她问我们属相的事,后来才知道,属鸡的不叫看,说是会叨吃了。瞎话,那样的白粗虫,我摸都不想摸,谁还会吃了它? 
     没几年,香姑大了,到婆家去了,以后极少见面,我家在她出嫁后又搬了两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88年10月18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