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铮 伯【转原博】  

2009-02-16 10:55:48|  分类: 故人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铮伯是香姑的大哥,一位曾参过军的人。他长的身材墩粗,开始我不知如何形容他,等有了一些学识后,就觉得他是小说中的“虎腰熊背”了。
     伯母姓冯,模样精干,话多笑多,待人也很好,然而不知怎么她没给铮伯生下一男半女 。在农村里,这是不能容忍的,邻居爷爷倒是没说啥,邻居奶奶却忍不住,每听到伯母与人说笑,就指桑骂槐起来:“这老母鸡快死了,光知道吃,不繁蛋,老有功劳?”又说她“黑里浪。白日浪,浪来浪去浪不上”等一些难以听懂的话,光知道铮伯与伯母常吵嘴打架,有时还相当激烈,拉都拉不住。终于有一天听奶奶说他们离婚了,以后铮伯就一人过活日子。
     铮伯从小爱看小说 ,听说学习不怎么样,而对小说可以过目不忘。他所读的都是一些历史题材小说,而且常常挂在嘴上,稍有空闲就是“话说……”、“且听下回分解……”之类。记得他最爱说的就是《三国演义》中的那些精彩场面,什么“长板坡”、“当阳桥”、“赤壁之战”、“取西川”、“取成都”、“六出祁山”、“七擒孟获”等等等等,一说起来真是出神入化,文白相济,且眉飞色舞,不由你不听。
     铮伯大概在部队就学会了做饭,于是后来常参与此道,在农村这样的厨师也算少有。起初,他多次到供销社食堂帮忙。那几年人生活水平低,赶集上店下食堂的少。铮伯每见我村的人一旦去了,就会格外照顾,譬如佐料齐全、量足,偶有人少时,他还会事先舀上一碗,吆喝着:“你面不端走来?”此时他满脸严肃,正儿八经,不容你不端。这样做到底对不对,我说不上来。
     69年冬天,修备战路,铮伯的手艺派上了用场,做了大队民工的火头军。在那除了红薯面还是红薯面的年代,一个好厨师再有能耐,也难以奏效。不过当时人饥,再加上他肯动脑筋,饭食倒也叫人满意。听本家小叔说,有一次,改善生活,不过是吃一顿大米饭,饭做成后,他看量不足,急中生智,跑到代销店称了二、三斤白糖,兑在锅里。民工们吃第一碗赞不绝口,第二碗就甜腻了想噎半口都难,可又都说不出啥,嘻嘻哈哈中饭却掉下了不少。
     每到晚上,他收拾完锅灶,就挤过去围在民工的被窝里,点上一袋烟,云天雾地的吹一阵子。这时历史故事不敢说了,所说的都是他的经历,由于有说书的口才,讲来也很动听。有时大队干部也忍不住,叫他来一段《三国》或《水浒》改改口味,他表面上不应,而内心里恐怕巴不得想说一段,样子吗 总的装一点。
     铮伯说故事很卖力,他要求听家儿也得卖力,你带听不带听他会发火的。有一年正月十五晚上,在大队代销店他摆开了“龙门阵”,听众是大队林业队长和他的几个下属,还有我们上下村的几个小伙子、大姑娘。那天晚上,他说的是“气死曹真”一段,说得是声情并茂,高兴时一连串的书中原句原封吐出。对于我们读过书的年轻人说,不算难懂。但对于斗大字不识一升的林业队长来说,就无疑是听天书了,好半天喘不过气来,目瞪口呆。好容易等铮伯停顿抽烟时,急急插上一句:
     “别慌来,铮哥!你说了半天,那曹真是死了没有?咋死了?他咋会死来?”
     这时,我发现铮伯的眼瞪得圆圆的,点烟的手也颤抖着,用力吸上一口,忽然又把烟愤怒的磕出来,手拧着烟袋锅,涨红了脸,气愤地说:“你说啥呀,你就没听?看我弄这叫啥,说了半天你就不知道!不说了,不说了!”站起来就走。
     林业队长不知怎么才好,急忙拉住说:“铮哥,铮哥,你说吧,我知道了中不中?”
     “知道屁!”
     我和几个年轻人也急忙说:“铮伯,说段别的也行,‘六出祁山?’‘骂死王朗?’都行,都行!”他听见我搭腔扭回头来:“真想听?”“真想听!”我是想让他再背诵一下《出师表》或诸葛亮骂王朗的那段话,这是我最感兴趣的段子。
     于是,他又转过身来摇着头笑了:“你看气人不气人,说了一黑儿,他都没听!”
哄笑声中,他又坐了下来,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了。
     人难熬的恐怕就是中年孤独,且更寒夜冷。伯母改嫁后,听说生了个小子,铮伯神情黯然,虽还有说有笑,但偶尔也发些无端的怨气。每当这时,我都觉得他像水浒中的鲁智深。
有一天,无意中听到别人说他的一段韵事。大概是年关前的一天晚上吧? 本村的一位邻人去弹花了,家里只有其妻和小女儿。这个俏媳妇本来就对自己的丈夫有嫌,整天就没好脸色……铮伯不知怎么知道了,就揣个小烟袋儿去串门儿了,眼来示去,那媳妇似乎有意,但就在这时,那个丈夫因停电回来了。推开门一看,见是铮伯正和自己媳妇说笑,就怒气冲天,照着铮伯就是一巴掌。铮伯愣了,大口地喘着气,尴尬了半天,四只眼对峙着。
     凭力气,那人不是铮伯的对手,但铮伯分明有点底气不足。还是那媳妇先回过神来:“打啥来打?他从这儿过,借个火吸袋烟可犯法了?”
     不知是那媳妇的梯子搭得好,还是铮伯有了决定?他腮帮子鼓了几鼓,抡圆了胳膊还给那个人一个嘴巴:“借……借个火,打啥来?”说完转身就走。那个人没好气,又怕自己的媳妇,也就算了。不过从此那人一般不在外隔夜。
     后来铮伯年事渐高,身体也大不如前。但这几年生活好了,本村、本乡婚丧嫁娶都要热闹一番。他是每一家想当然的掌锅厨师,虽说他常推辞自己胳膊有毛病,掂不起刀、杖,但人们还是乐意他去坐坐,招呼一下,当然有时还是为了听他一段故事。
     如今,我工作在外,很少回家,偶尔见面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,他也知道我忙,不过总觉得像要和我说点什么,可又没说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88年10月20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