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桃 园 三 家【转原博】  

2009-02-16 10:38:57|  分类: 故人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一]

 北石槽沟村的西头,有一片白土崖头,崖前僻风向阳,崖上杂木葱茏,靠崖住着三户人家。我记得当时都是草房,其中两家还有冬暖夏凉的窑洞,三家又都有多少不等的几棵桃树。

阳春三月,桃花盛开,掩映茅屋、柴扉,颇有几分古画意趣。

靠前住的户姓张,主人名叫春城。印象中春城个子不高,却很健康。赤红脸膛,棱角分明。这一天,他突然病了,躺在屋里,两眼瞪得怕人,嘴里高喊着什么,还不时长叹一声,去看的人都很同情也没有办法,觉得病不轻,并不记得有人去找医生,只是喝些姜汤。第二天,他突然失踪了。平时他与妻子常生气,在吃食堂的岁月里,谁也顾不上谁,也没人去找,也没见妻子、儿子们多伤心。

春城走后,杳无消息,其妻带着三个儿子熬着岁月。听大人们说,这个脖子有瘿的瘦女人,年轻时就与春城不合,且好吃。丈夫去地做活,她在家偷偷烙馍吃,虽说春城有点察觉,可总没有实据,也没办法。

有一天,春城在后坡犁地,半晌见家中冒烟,放下犁就往家跑,到家后见媳妇不慌不忙,在做针线,灶房里除了有点烙馍气儿外,啥也没有。春城不死心,在屋里翻来翻去,最后竟在箱子里端出一个锅来,里边一个大油厚旋黄焦黄焦。这次媳妇馍没吃上,倒吃了一顿拳头。

吃食堂时,人们都说这女人手脚不干净,不过也没人抓住什么,况且当时手脚干净的人太少了。

熬过了荒时暴月,儿子们都长大了,还娶了大儿媳妇,草房也变成了土瓦房,二儿子也订了婚,春城却奇迹般的回来了。

他穿得不怎么着,身体大不如前。由于以前和家里关系不好,又不能与妻儿共患难,所以回来后,家人也不表示什么。他干不了重活,只在家里捣点家务,引引孩子。对在外的事没有说过一句,村里也没人问他,也就是一个迷了。

媳妇在他回来没几天就下世了,接下来是三儿子上吊自杀了。三儿子精明好动,人们都说他给人家说媳妇没说成,要人家的有东西,不好交代才死的,这仅仅是推测,那年月人们法制观念淡漠,没人举报,更没人过问,就有了另一个迷了。

这几年,春城更孤单了,但不管如何,每逢集日,他都要到街上买点东西吃,这时就有人说他前几年跑到山西,担个货郎担挣了不少钱,回来后家里人待他不好,就没拿出来,用针线缝在裤裆里了,等等等等……

春城回来后,没享多大福,也没受多大罪,就悄然谢世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