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嫂 子【转原博】  

2009-02-16 12:17:07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“嘘——”我长出了一口气。安顿好妻子,坐在床沿上,揉揉发涩的眼眶,又捶捶发酸的腰部,思绪又飞向了三百里外的学校,统考、复习、教师、同学……
  “这里,这里!”一阵嘈杂的人声从门外传来,门推开了,一群人抬着担架走进来,不用说也是才下手术台。本来不大的房间一下子挤得满当当,病人的呻唤、家人的安慰、孩子哇哇的哭声一下子充满了整间屋子。真烦人!今夜可怎么过?我心里急着,脸上又多了一层愁云。好一阵,人们才渐渐离去,只剩下一位中年妇女,大概是病者的护理吧?她象是看出了什么似的,对我抱歉地笑笑,哄住了孩子,又去照顾病人。
  “哎哟!”妻子呻吟起来,脸上满是汗水,我手忙脚乱,倒水、拿药,忙乱中竟没顾茶的热凉让她喝药,结果药没喝下去,又为她增加了痛苦。
  “给,抱着孩子,让我喂!”不知什么时候,同屋的中年妇女站在背后。我回头一看,她满面春风,眼中闪着热情期待的光芒。我不由自主地把碗递过去,接过了孩子。她先用嘴试试热凉,然后慢慢地倒在妻子的口里。
  我打量着这位嫂子,一张极普通的脸,口角挂着微笑,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特征,只有那一双眼睛却和善慈祥。
  “谢谢您,嫂子。”妻子吞下了最后一粒药满意地笑了。嫂子也直起身来笑着说:“男人们都是这样,笨手笨脚的,不知道咋伺候人。妹子,咱在一个屋里,你有事只管说,嫂子给你帮忙。”妻子向我投过来嗔怪的一眼说:“他在家饭都没做过,咋会伺候人?”“不要说了,咱家你哥也是那样。来,疙瘩,叫叔叔歇一会儿吧!”她接过孩子,我不知说什么好,干挠头皮。
  夜幕慢慢地降下来,远处黑魆魆的苍山越来越模糊了,一阵春风吹过,院中的毛白杨哗哗地摇着叶子,两个病人都疲乏了,不作声了。只有嫂子还在哄着孩子,我也困得不行,一歪身步入了梦乡。
  “喂,兄弟,你起来!”我一梦睁开睡眼,那位嫂子端着两碗饭站在床前,“这,这……”我推辞着,妻子也说着不饿。她笑了,“瞎话,不饥,病人能跟好人比?勤吃点儿,身体才好得快。接着!”我望着她不容置疑的目光,只好接过了碗。
  “等等,先把糖放上,让我喂。”想到自己下午表演的丑剧,我只好认输了。嫂子喂了本家弟媳,又来喂着妻子。妻子的眼中闪着泪花,我的心也像波涛一样不能平静。“妹子,啥样,嫂子没有倒你脖子上吧?”她爽朗的笑了。我、妻子、嫂子的弟媳也都笑了,连院中的白杨树也哗哗作响。
  ……
  妻子能下床了,但行动还不自如,每一次上厕所都是嫂子扶着、掺着,每晨起来的便盆都是她倒。我羞愧了,我曾经不满意这个邻居。
 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,我们要和嫂子分手了。夜里,我们像一家人似的攀谈着,出于对她的感激,我和妻子呈上礼物,其时,嫂子却恼了:“兄弟,你这是弄啥来?嫂子可不是为了你那东西才照顾妹子的,咱虽说远隔百里,但咱是邻居呀知道吗?”
 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从她的口气中却品出一种甜来。我禁不住亲热地叫了一声“嫂子—!”“哎—”她响亮的回答伴着爽朗的笑声在屋里回荡……

  1983年5月31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