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牡丹花会走笔【转原博】  

2009-02-15 19:43:13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转眼间洛阳牡丹花会已是第25届了,这名扬天下的盛会期间,四面八方的赏花者一时云集古都,徜徉于花海,川流在名园。文人墨客,或赋诗填词,或拍摄作画,兴高采烈,流连忘返。作为洛阳人,也有几次赶会的经历,想来颇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

第一次去赶花会则是第二届。那是1984年,阳历四月的一个星期天,天灰蒙蒙的,刮着小西风,后岭上,我与妻正在栽红薯,同学来找,说是想去赶牡丹花会,盛情加心情,欣然前往。

老式的客车摇晃了几个小时,把我们摇到洛阳,下来车又乘公共汽车,人多的差点上不去。在离王城公园很远的地方下了车,沿街都是人群,为了买到门票,我们不敢从正街挤,溜到院墙根儿随着人流一步一步往前挪,热浪滚滚,满头大汗,但想见牡丹的心情越来越急。

好容易挤到售票处,买了两张票,之后又是随人流而去,真是由不得自己了,只觉得腿边是腿,脚下是脚,这就叫摩肩接踵?

终于流进了大门,一时就像决口的大堤,忽隆一下子便到了院子里,还没站稳,又被人撞了一下,刚回头看看,又是一个趔趄。好在毛主席他老人家(雕像)站在那里,心里踏实了许多。

到处是人,尘灰四起,终于看见花了。花朵很大,粉红色,觉得娇艳,这是第一次见到,累也觉得值了,不过,花叶上灰尘很厚又觉得苦了名花了。这时心里只有那句“洛阳牡丹甲天下”,其他知之甚少。

朋友提出想到涧河那边看看,好容易走到桥前半边人流过去,半边人流过来。不,说流不准确,应该是涌 !看到这里 我晕了,说:“你过去吧,我真是害怕了,我在这里等你!” 他看看也有点发怵,就算了。人家刘姥姥进大观园还看些景致儿 我们却只是累,晕 。

那时下洛阳可不是胡下的,总的找点乐趣吧?后来他提出去上上百货楼 ,又费了好大劲挤了出来 再挤上公共汽车 。

百货楼同样人多,我们刚走进去,一转眼就看不见对方了,急忙找,找来找去,人群中不见踪影,着急了,喊又不行,找又不见,汗流满面,真着急了!后来,想到,找不着就等,他会不出来?于是蹲在门边瞪着眼等,等的眼疼,还是没有,眼看天色不早,怎么办?后来一转身,远远看到他在东门焦急的张望。哈哈,原来他也是这种办法!可惜我们不在一处!想来,人生何尝不是这样,需要“找”,也需要“等”,更需要“蓦然回首”。“找”和“等”是一种期盼,而“蓦然回首”时,就意味着惊喜和成功了!

现在想来,那时有个手机多好啊 !

(二)

去年花会期间,到洛阳开会,结束后,一时来兴,走进了王城公园。天阴沉沉的,公园里人很少,花会进行了24届,人也看得多了,没有了开始时的喧闹,花棚下,花已进入后期,开得不多茂盛,品种比以前多的多了,姚黄魏紫不一而足。多年来牡丹搭台经济唱戏已是主旋律,又吵着申报国花,牡丹种植点也多了,国花园、牡丹园、等等等等,人自然分流。

因此,得以细细观赏,深红的深沉,胭脂的华贵,粉色的轻盈,白色的高洁……不知哪种是武曌最早贬来的,大胆到眼里没有皇帝!

这个唯一的女帝王历史上褒贬不一,近年来许多影视都把她当作英主歌颂,知人善任、豁达大度、爱惜人才、雄才大略等等。历史从来就是根据需要演绎的,但奉先寺的大佛,至今还在笑看尘世,神秘莫测!

…… 

可惜没带相机

(三)

 前几天,25届花会正式开幕,弄得很隆重。夜观龙门,明星放歌,万人舞龙,焰火耀空,各种活动丰富多彩。看着传媒的报道,心里想着花会,觉得父亲身体不好,多年没有看过了,不妨带他去走走。

 星期天,我们一家走进了王城公园。园内人比较多,花儿开得正盛。我们为怎么看讨论了半天,妻主张先让两个孩子过河看看动物,说那有意思。女儿、女婿、儿子、儿媳觉得无所谓,我只说你们随意,我和父亲就在这边,慢慢走走,稍后有力气了就过去。孩子们走了,我掺着父亲慢慢走着,看到他蹒跚的脚步,觉得陪父亲的时日太少了,整日忙得昏天黑地,也不知是啥名堂。

人流如水,熙来攘往,无不心情欣喜,满面春风。牡丹仙子依然笑容可掬,俯视众生,花分数区,究竟多少品种,说不清楚。

牡丹花朵硕大,确有王者之相,除了芍药、荷花能略作比较外,其他花儿就显得小巧多了。“春来谁做韶华主,总领群芳是牡丹。”看来,总领群芳之名不虚也。

 如锦背景,不少人留着纪念,花季少年、潇洒成年、厚重老年都在花王的怀抱之中,笑靥甜甜。

 父亲走累了,找个连椅坐下。他一路默默无言,仿佛有什么心思?好大一会儿,他说:“那一年来时,花儿没现在多……”仅此一句,我的心抖动了一下,明白了!当年,他陪母亲到洛阳治眼时就是花会期间。如今母亲已走了十四年了,旧地重游,思亲之情自然……

想到这里,没敢再多看他,扭脸拭去了夺眶之泪!借故走过去拍花儿,调整了一下情绪。

 好一会儿,又掺起他慢慢地走过涧河桥,晚辈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也过来了,看看动物、逗逗孩子,心情好了许多。

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从古至今,这里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,“人非过客,花是主人”的永恒明白了多少人,也糊涂了不少人,细细想来这就是“人不同”了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7年5月3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