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思 远 山

行万里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牛年断想【转原博】  

2009-01-29 14:55:00|  分类: 常想一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摊开红纸,儿子满怀信心地拉着头,我又一次膏了膏毛笔,写了下去:“岁在乙丑……”,乙丑,我忽然心血来潮,想在顶上画上象征性的图案——牛。
  说起牛来,我见过许多。有老态龙钟、步履蹒跚的老牛;有膘满体壮、昂首阔步的大牛;还有天真烂漫、活蹦乱跳的牛犊儿。从色彩上说,有的黑亮如墨,有的黄似浑金,还有斑斑点点黄白相间或黑白相间的花牛。
  儿时,看到牛把子叔叔赶着粼粼的牛车,或扶着光滑的犁把,也自然会多看一眼这原始的动力们。觉得它们是那样的有力,那样的听使唤。于是也就爱走近它们,知趣地给他们添把草料,赶赶蝇虫、牛虻,或用扫帚给他们抓痒痒。
  星期天,特别是夏天的星期天,更想把它们牵着赶着,到水草肥美的地方,放上一放。因为,第一我爱牛,第二放牛只要看住,一头牛二分工挣着比做杂工省力得多,于是就想方设法叫队长答应。队长也往往乐意将牛交给我们放,抽出大人们做其他活。当然,在我们兴高采烈拉牛要走时,又不免板着脸儿叮嘱几句,什么好好放啦,不要让牛吃庄稼啦,饮足水啦,不要让牛抵头啦等等,可等他说完,我们已拉牛走出去好远啦,他不得不笑着摇头走了。
  我总是抢到那头小黑牛,它脾气坦得很,拉着总不想快走,惟独吃受好比别的牛快,也安生。到坡上不用操心它乱跑,回家时也好逮,所以放时从没出过错。
  可是有一天下午,我穿着爷爷刚给我买的黄色小背心,妈妈刚缝的新粗布裤衩,又去放牧时,出了问题。到了坡上,不知咋想起来前几天看过的《黄飞虎反五关》连环画,黄飞虎就骑个五色神牛,驰骋疆场,所向无敌。我也姓黄,就不会也试试牛能不能骑?我悄悄把这个大胆的想法,告诉了同龄的朋友,他也说愿意帮帮忙。到了坡上,心怀鬼胎的我们借口把牛赶到一个凹里,他拉着牛鼻子,我蹬着石头一纵身坐上了牛背,小黑牛只是回头看了我一下,也没别的表示,又低头吃起草来,我可高兴啦,在牛背上拿根高粱秆胡乱舞扎起来,惹得他也羡慕起来,提出要换换,我答应了。一下午,我们都是骑了换,换了骑,还好,牛没有跑,也没有蹦。可是玩了个尽兴后,才发现我们的裤裆、背心前襟都是黄灰色的油垢,打也打不掉,吹又吹不掉,急得没办法,回去大人非骂不可。我们害怕极了,只好挨到天黑才回去,这个拙劣的“妙法”怎瞒过大人们的眼睛,狠狠嚷了一场不说,队长也不叫放牛了,为此,我还掉过几滴眼泪。
  过了几个星期,人们都在说小黑牛发性了,变得脾气暴躁起来,对一切人都有敌意。有时还无端的用头在地上拱,我想这是咋啦?
  终于,有一天我目睹了它的暴行,当牛把子叔叔去放它时,它头一歪便把叔叔撞翻在地,揉了起来,两眼露出凶光,完全不像原来的样子。大人们惊叫着、吆喝着、用棍子打着,我吓得大哭起来。等拉起叔叔时,他衣服也撕烂了,胳膊也流着血,脸色很难看。队长把小黑牛拴在树上用杠子狠狠打了一顿,小黑牛挣扎着,蹦跳着,哀号着,我又可怜起它来,没几天小黑牛给卖了,听说是东方很远的地方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它,却做了几次放它、骑它的梦,也在梦中掉了几滴眼泪。
  ……
  “爸你不写来?”儿子稚气的催促声提醒了我,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用白描的笔法,在纸上画下了一头牛。
  牛并非都默默拉犁,都温顺驯服,在某中意义上说跳槽的比卧道的要好得多,固然埋头苦干脚踏实地之牛精神可嘉,然而,性情刚烈奋蹄勇进之牛也值得赞颂。

注:乙丑——1985年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